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蠹飞墨

司梦轩:梦的诞生地,梦成长的摇篮。睡在诗歌里,永远不再醒来……

 
 
 

日志

 
 

关于《疼痛诗学》,蓝紫与蒋登科老师的通信(摘选)  

2017-04-21 15:12:28|  分类: 诗论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疼痛诗学》,蓝紫与蒋登科老师的通信(摘选)
2017-04-21 疼痛诗学探索

 
注: 
2009年,因为诗歌,与蒋登科老师有过一段时间的信件往来。后来因为性格、工作变动等等原因,2010年之后与蒋老师失去了联系。直到2014年,因为参加了青春诗会并出版了新诗集《别处》,才又联系到了蒋老师并寄去了新诗集。尽管那时我们的交往仅限于网络上的几封信件往来,但几个月之后,蒋老师给我写出了长达7500多字的诗歌评论《让疼痛闪耀诗意的光芒》。作为一直默默关注我写作和成长的老师,让我深深感动!值此新著《疼痛诗学》出版之际,将当时的信件摘录几段,以作留念。

《疼痛诗学》第一稿只写了4万字左右,在第二稿修改至12万字的时候,我是参阅了蒋老师的建议而作出的修改,再次深表感谢!(蓝紫)
 
?
蒋登科,四川巴中人,文学博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西南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副主任,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副社长,中国新诗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重庆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主要从事中国现代诗学研究,出版诗学著作十余种,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2 项,教育部社科基金项目1 项,多次获得重庆市人民政府优秀社科研究成果奖。
 
蒋老师: 
 
谢谢您如此信任,并把邮箱给我,而我一古脑儿地塞了这么多东西给您(在附件),占用您宝贵的时间,真抱歉!
疼痛诗学我只弄了个大概,越写越没有信心了,只好草草结尾,再慢慢修改。初稿也发来了,恳请提出宝贵意见! 

 
                          20090717
 11:00
蓝紫好:
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比较忙,但我没有忘记对你的承诺,一定要读完你发来的诗文,因为断断续续读到的你的文字告诉我,我能够读下去,甚至有一种读下去的欲望。今天我终于利用大半天的时间完成了这个愿望,当然读得不够细,但对你的作品和创作心态还是大致有了些了解。
最早使我产生阅读愿望的,是你在2009716发稿子时附的一封信,信中有这样几句话:几个看过我诗歌的人,不喜欢我的诗,说太冷、太阴沉,其实我也很想写出爱与温暖的诗歌来,但我怎么努力都写不出来。因为,我的心中并没有爱与温暖。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甚至有些吃惊。接着在17日,我又收到你谈笔名的一封邮件,是那样风趣幽默,和别人所说的你的诗似乎不是同一个人,也和你的自我判断有差异。
我读过不少打工诗人的作品,他们的流浪感、沧桑感使我很有感触。其实,我也是一个远离家乡的人,是广义的打工族中的一员,只是相对比较稳定。我的亲人中也有不少人在外地打工,多年回不了家,我了解他们的牵挂,了解他们的痛苦。我也接触过不少打工的人,和他们谈起自己的家庭、生活。说到底,人们这样奔波都是为了讨生活。不管我们怎样美化这样的行为,为其罩上美丽的光环,但在本质上,这种选择有很大一部分都不是主动的,而是被迫的,是环境所迫,生活所迫。因此,打工之人实际上是流浪之人,更严重些说,是被放逐之人,是我们这个国家在一个特定的时代出现的特定的社会现象。他们所面临的生活、心理、生理、精神上的苦闷,是一般人所不会去了解和理解的。要把这样一种状态写得鲜花满地、阳光灿烂,恐怕不是真正的、有良知的诗人、作家愿意去做的,除非他们是带了某种非文学的目的。
我不知道你具体做什么工作,是不是像许多打工者那样劳累忙碌。在工作之余,你居然写了那么多作品,甚至三天之内就完成一首数百行的长诗。按照我的理解,那是因为心中有话要说,实在憋不住了需要急迫地说出来。这其实就是文学创作的内在动因。诗歌创作在本质上就是一种倾诉,说出来了,人就会轻松许多,如果压抑着,甚至可能带来身体、心理的疾病。诗人在创作的时候,一般不会考虑自己的作品是不是冷的、阴沉的,甚至不会考虑有没有人去阅读和接受,只是按照自己的心理感受去写。郭沫若曾经把这种情况称为文学创作的无目的理论。这样的创作才是真正符合创作者本意的,没有过多外在的干预,没有空洞的说教式的文字。我可以想像,你在创作时并不轻松,我是说你创作时的感受。那些快乐的、痛苦的、阴冷的各种感受一起会聚到你的笔下,让你把所有累积下来的体验重新体验一回。有些诗人在创作时甚至泪流满面,我想你可能也差不多。真正的诗人在很多时候就是痛苦的代名词。
你的诗确实属于那种向下的、比较低沉的一类。根据我的解读,主要有这样几方面的主题:
一是无家而念家之感。这个家是现实之家,也是精神之家,尤其是后者。离开了的人的孤独的、寂寞的,自然在诗中会有孤独寂寞的感受。比如长诗《家》。
二是童年记忆的延续。童年的记忆一般都是美好的,充满温馨与和谐,父母和兄弟姐妹构成童年生活的中心。这种记忆会影响人的一生,当我们遇到曲折、艰难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想起,两相比较,凄冷的感觉也就可能油然而生。这在《家》中是有体现的。
三是理想与现实的巨大落差。每个年轻人都会有着美好的梦想,但这些梦想不一定能够最终实现,这种冲突同样会导致心里的阴郁。这样的作品很多,那些抒写冲突、苦恼的篇章都可以归于这个范畴。
四是对陌生环境的不适应。在一个新的地方,由于文化、环境、经济等诸多方面的原因,我们有时很难找到自己的根之所在,于是就有了一种漂流无依的感觉。比如《别处》、《城市》等等。这遍地的繁华对我充满了敌意/这悲伤的,被诅咒的监牢,这样的诗行,简直使人震惊。
再就是心中对父母、亲人的歉疚。同时还有对于一些现象的不能够接受,对于所谓的现代文明的难以理解。比如《悲伤的塔》。我感觉到,你有一种宗教情怀,不知道你是不是信奉基督教,你的作品中总是把所有的罪孽尽可能地加到自己身上,充满原罪意味和救赎的情怀,祈求着原谅
我尤其喜欢你创作中的一个姿态。在对待所有的曲折、困难、苦闷、无奈的时候,你没有把责任推给他人,而是自己承担着,向内挖掘。因此,你的作品中没有谩骂,没有指责,即使抒写的是忧愁,也是那样自剖,甚至自责,给人非常温馨的感觉。在当下的诗人中,持这种姿态来认识世界和自我的诗人不是特别多,他们总是喜欢把一切使自己不快、不顺的责任推给他人和世界,很少进行自我反思。
可以说,每个外出奔波的人都可能遇到这样的问题和感受,只是许多人没有能力把它们表现出来,而敏感的你不但捕捉到了,而且以自己的语言抒写出来。这,就是诗人和普通人的差异。有些人不理解你的作品中的冷调子,是因为他们没有体会你的感受。我能够理解,但不完全认同你对世界、对人生的一些看法。痛苦的诗人可以写出很好的诗,但他们的生活有时候却是一团糟。我喜欢诗,喜欢好诗,但我不愿意一个可以阳光地、快乐地生活的人为了所谓的好诗而失去了美好的生活。我希望你在倾诉之后能够消除苦恼,快乐地生活,多一些欢笑。要相信,守住美好的梦想,人生就有希望。
《疼痛诗学》可以说也是你的心路历程的勾勒,写得很好,对于还乡的思考和你诗歌的苦苦寻觅是一致的。但从学术上讲,还不够深刻,今后有机会再慢慢补充、修正。
这不是专门谈诗的文字,更不是论文。因为时间关系,我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完成对你的作品的细致解读,只是想以私人信件的方式谈谈点滴看法。也许说得不对,如果那样,你尽可以一笑置之,甚至弃之不顾。即使这样,还是没有想到,一口气写完这些,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只好暂时打住。
希望你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诗路,继续探索,只要它是出于内心的真实体验。也祝愿你在梦想实现的路途上快乐生活。
此致 
诗的祝福!
 
                                  蒋登科

                                   20091027-28 ,重庆

 
蒋老师: 
一打开信箱,简直太让我惊喜了。我很少开邮箱,因为我的邮箱基本是空的,没几个人与我有邮件往来。
您将我作品大致的写作目的都疏理了出来,您说的四点,恰是我06-08年写作中要表现出来的;您说的最后一点(即父母、亲人的歉疚。同时还有对于一些现象的不能够接受,对于所谓的现代文明的难以理解。比如《悲伤的塔》。我感觉到,你有一种宗教情怀,不知道你是不是信奉基督教,你的作品中总是把所有的罪孽尽可能地加到自己身上,充满原罪意味和救赎的情怀,祈求着原谅。)也正是我0809年写作中要表现出来的,这也是我在作品中的一种追求。当然,这种追求不是刻意的,而是很多现实投射在心灵的反应,这种追求是本能的。
我不得不佩服老师犀利的眼光,真的。虽然是大致解读,但都切中了要害。只是我的作品,在表达这些方面还欠缺很多诗艺上的探索,尚在努力中。
您说:有些诗人在创作时甚至泪流满面,我想你可能也差不多。这真让我震惊,您的心灵触角极其敏感,在写《与蓝紫的一场偶》(15首,600多行)、100首十四行的时候,很多次我确实都是眼里噙着泪水在写,那时是我刚刚重新写作,几乎没有写过多少短诗。两年多时间中,我写的全是大型的组诗和长诗。当时有那么多想说的话啊,我觉得短诗是承受不起心中那些要奔涌而出的感觉的。
一些看过我诗歌的人,都担心我在现实生活中会不会快乐。可能这也与我诗歌中的冷和阴沉有关。其实,我自己认为。我身体所处的世界,与我精神(灵魂)所处的世界,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我只在忧郁、悲伤、或者心灵有所触动的时候才写诗,所以,我的诗中表现的是郁闷或悲苦。而生活中,我努力表现出来的,是阳光的、积极的、向上的一面,我把我的这两个世界分得很清楚。
我在东莞的工作,其实一直都是比较舒心的,除去在做内刊编辑的那一段时间内,其他的工作都不太累,甚至很闲。我没有做过流水线工人和基层员工,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办公室文员、然后是生产管理、人事主管、QA课长、内刊编辑等等,我现在的工作,已经到了当地的事业单位——文化执法分队,具体工作是文秘。
因为这样的工作历程,使我接触到了两个不同层面的人,一面是与我一样的外来打工者,我能看到他们拮据的生活,他们加班的汗水,疲惫的身影,他们领到几百一千工资后的辛酸和欣慰。一面是已经爬上了岸的中高层领导,还有物质极大丰富的企业家与本地人,他们住豪宅,开名车,挥金如土。
所以,如果一些人说的打工诗歌的作品表现的是底层,是打工生活,那我所在的生存领域是边缘。我的生活状态不属于底层,也不属于上层,只是我的思想一直在这两个世界中游离。有时候,一个人走在东莞长安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我有一种强烈的边缘行走的感觉。在同一条马路上,我能强烈地感觉到、甚至能看到两个现实中的世界,这两个世界中不同的人的生活:一面是物质极其丰富的,他们过着奢华的生活,醉生梦死,但没有生活目标,精神空虚、无聊。一面是底层挣扎的,他们劳累、辛苦、却只能拿到勉强糊口的工资。他们心中那漂泊无根的感觉、乡愁、对亲人的思念,有家不能回的酸辛等等。我常常想:人正因为有很多东西是自己没有拥有的,所以才会有追求,人生才有了目标。而当人的物质丰富到了一定程度,人的精神状态又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人该要怎样才能从这种精神状态中得到救赎?这些,我都在《疼痛诗学概论》的第六章里试图去论述过。
在现实生活中,其实我算是比较快乐的。或者说我善于伪装,不管灵魂是如何痛苦,我都不会表现出来。我还清楚地记得2007年,我在一家大型工厂做宣传主任的时候,一位同事,不小心知道了我竟然也写诗的时候非常惊讶。(我工厂的同事们都不知道我在业余之外还写作,也不知道我的笔名。现在可能有少数的几个人知道了。)她说:在她的眼里,写诗的人一般都是悲悲戚戚的,或者行为举止与常人不同。而我,太不像一个写诗的人了。呵呵!
只是,随着年龄、心境、阅历的增长,还有近年来思考的慢慢深入,对很多事物,比如爱情、生活等等看透了之后(晕,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否真的看透了。)在现实中,我已经越来越沉默了,我的性格,也由外向慢慢变得内向,如果不及时拯救的话,很有可能朝自闭的方向发展。
所以,我自己觉得,并不是因为我的生活不舒心才写下的这些诗,而是生活在当下的时代,我所看到的,我所感知的,使我的灵魂在疼痛,然后我以自己的个体经验尽量地表达了出来。
当然,这种疼痛感,也因为一些诗人或哲学家的影响。比如荷尔德林对工业文明下人类精神状况的预感、里尔克的救赎哀歌、卡夫卡对现实的惧怕和向往的地窖式写作、尼采的重估一切价值观点等等,他们都是我非常非常喜欢和崇拜的人。
也正因为有人说我的诗歌太冷、太阴沉,所以越到后来,我的诗歌写了基本是藏起来,不给别人看。我明白是他们不理解我的所思所想,但也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词语来评价我的诗歌了。平时我很少很少与人谈论诗歌,当然,我有自己诗歌观点,我将我的创和感悟和很多心路历程都记在日记里。
《疼痛诗学》初稿写完后,激动了一阵。但也只有几天。冷静一段时间后再返回来看时,便感觉出了粗浅,正如老师说的不够深刻。我知道是我的知识不够,得多读书多学习才是啊。我也正在尝试着慢慢重新对它进行全部的修改,字数也争取达到我的预期目标:10万字以上。
近年来慢慢接触到了宗教,我很喜欢基督教,但研究不深,前一段时间看电影《耶酥受难记》的时候,看到耶酥在受了那么多痛苦折磨之后,被钉在十字架上后仍旧为那些残害他的人祈祷,乞求上帝不要责怪他们,乞求饶恕他们的罪恶。他那种博大的爱使我的心灵再次被深深震憾,看的时候一直不停地流泪。我想我诗中隐隐的某种诉求,与这些确实是有丝缕缕的联系的。
……
很多的话,再写下去就滔滔不绝了,先打住。再次谢谢您对我的理解与直言不讳的教导以及对我诗歌全面的解读,能这样被人理解是幸福的。您是一个严谨的学者和真诚的朋友,更是一位令人敬爱的老师。您的这封信对我的创作是一个很大的鼓励。谢谢您!
    祝: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蓝紫 

                           20091028

 
 
蓝紫好:
 ……
作为一个喜欢诗的人,我支持你的创作,包括你的充满疼痛的感悟与沉思,但一定不要使自己成为和这个世界、和他人格格不入的人,否则真有可能导致心理的自闭,那样就太可怕了。我经常说一句话,虽然诗善忧愁,虽然愤怒出诗人,但优秀的诗人往往都是历地狱而达天堂的人,像你所说的耶酥那样,即使承受着死亡的煎熬,但其心里始终有着救赎的情怀,其最本质的是一个字,而是是博爱。我们看到了世界的黑暗,生命的艰难,但一定不能沉迷其中,不能为宿命论所左右。从一出生,我们/就加入了必死者的行列,这是事实,但也是我们要努力超越的。我们感受和认识世界的时候,目的是改变这种现状,实现生命的完美。优秀的诗人往往在揭示世界的同时,也通过艺术的方式带给人们一些光亮,一些启发——诗人不能只是像一般人那样,只是感受,没有思考和寻觅。这就是我常说的理想光辉。现在的许多诗人和作品不受人关注,是因为他们要么肤浅,要么不能带给别人任何启发,他们没有超越自己的感受。
 
关于《疼痛诗学》,我是比较有兴趣的,而且觉得你来完成它是非常合适的,一是你有这方面的思考,二是你有创作的基础,三是你有足够的才气。你说希望把它写成十万字左右的篇幅,我非常高兴(甚至可以更多一点,最终就是一本厚重的书)。我有几点建议供你参考:
其一,把你的哲学思考和对诗的理解结合起来,尽可能地把别人的有关观点借鉴过来,比如我研究的九叶诗派中的一些诗人,尤其是穆旦和郑敏,他们受西方现代主义的影响甚深,作品中总有那么一点孤独寂寞和疼痛之感。必要的时候对于一些看法可以提出批评。不过,引用的文字、观点一定要标注出处,这是对别人的尊重。
其二,在关注外国诗人的作品和理论的同时,对于中国诗人的创作,要关注,包括古人的一些做法、说法。我们毕竟是在中国文 化的语境中思考这个问题,应该突出这种语境。这样的资料应该是很多的。
其三,可以找几个在这方面有特点的诗人进行深入解读,专门设计一章或者两章(中国诗人、外国诗人各一章),这样可以使自己的观点给人有来源也有说服力的感觉;
其四,注意创造者与接受者之间的互动,读者在阅读有些作品时,也有疼痛,那是艺术发挥作用的体现。可以在这方面收集一些材料加以分析,比如知人论诗的主张,比如接受美学等等。
其五,与疼痛对应的还有一个疗伤的问题,文学、诗歌不只是疼痛了就算了,它还有一个目的是要治疗这种疼痛,最终达到减轻疼痛或者不痛的效果。可以借鉴医学、哲学、心理学、文学中的创伤治疗观念,结合诗歌中的一些作品,来探讨这一问题,比如抚慰、关怀、人文启示等等,这样,《疼痛诗学 》才能有一个比较完美的效果,对于读者和诗人,参考价值也就比较大一些。
一个问题的提出和解决往往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你也不必太着急,先把思考的要点、收集的材料保存下来,再抽时间慢慢形成系统的文字。
我现在没有专门写文章来分析你的诗,一是时间原因,二是还需要做一些观察和思考。我注意到蒋楠写了文章,而且分析得不错。不过,最近这些通信中的一些看法,也许积累下来之后,可能成为我今后认真解读你作品的重要素材呢。
我平常收到的刊物、诗集、作品很多,但很多没有特色,不能引起我的思考和惊喜,多只是简单翻一翻,就放开了。你的诗和思考,使我觉得你有自己特别的独到的地方,和普通的诗人不同,是可能最终成长为有个性有特色的诗人的,所以对于还是电子文本的作品就比较注意。我希望我的眼光没有错。
……
 
20091029
 11:27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