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蠹飞墨

司梦轩:梦的诞生地,梦成长的摇篮。睡在诗歌里,永远不再醒来……

 
 
 

日志

 
 

《浅谈微型诗及其成语使用》  

2017-02-14 11:04:13|  分类: 发表作品(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庸子谈诗]-第9期-《浅谈微型诗及其成语使用》
2017-02-14 飞墨 庸子斋诗歌研究院
?
?
?
青春流年
晓旭 - 晓旭音乐诗集2015下集钢琴弹唱钢琴音乐
?



《浅谈微型诗及其成语使用》
            文/飞墨

微型诗是小诗中的小诗,以1-3行,30字以内之微,涓涓细流,从西南出发,走向江河,走向大海。微小的形式,成为诗歌进入现代快餐文化时代的一种有益补充,是一种符合时代需要的简短快捷的诗意表达方式。很多新人通过微型诗走进了诗歌的圣殿。很多诗人,也由此拓展了新的表达方式,出现了新的创作风格。现在,越来越多的报刊杂志接纳微型诗歌;越来越多的网站,开始关注微型诗歌。这正是微型诗的魅力所在,也是微型诗发展的群众基础。微型诗经过二十余年的发展,已成为诗歌领域一支生力军,逐步得到壮大并不断迈向成熟。
微型诗之所以能够得到认可并取得长足发展,不仅仅是因为精微,意蕴,更重要的是,微型诗拥有巨大的想像和发展空间,在极短的时间里,让读者得到美的享受,给人以咀嚼的空间,回味的时间。这种喜闻乐见的形式是其它文学形式难以给予的。关于微型诗,诗评家如吕进、穆仁、孔孚等已经有很多的著述。本文试图就微型诗与成语的使用这一略带争议的议题,谈一点个人粗浅的看法,以期抛砖引玉,与广大诗友一起,进一步促进微型诗的发展。
关于微型诗的成语使用,首先,我给出的是少用或慎用,当然诗题除外。记得微型诗家,微型诗创始人之一,为推动微型诗发展作出突出贡献的怡凡先生就此问题也有表述。他的意见是:尽量不用,这与我的少用与慎用大体相当。成语是来自于古代经典著作、历史故事和人们的口头故事,思想精辟,意义完整。成语是语言中经过长期使用、锤炼而形成的固定短语,它是比词的含义更丰富而语法功能又相当于词的语言单位,而且富有深刻的思想内涵,简短精辟易记易用。并常常附带有感情色彩,它结构紧密,一般不能任意变动词序,抽换或增减其中的成分,具有结构的完整和固定性。其形式以四字居多,也有一些三字和多字的。之所以要少用慎用,是因为成语已约定成俗,有其固定的思想意蕴,与诗歌的强调的不确定性和张力相背;而微诗因为字数,行数的有限,成语的不慎使用会影响诗意的拓展。就好像一套小房子要满足生活功能基本需要,能装的家俱有限,要舍弃一些精致的大件,要避免搬进一些碍事的家什,影响房子的使用功能和空间灵活性,是一个道理。
既然是少用与慎用,应该说还可以用。穆仁先生、刘有权先生、怡凡先生等等也都有相关作品。那究竟要怎样用才好呢?这个问题没有答案。本人试图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简述。
1. 微型诗与成语化用
所谓"化用"即将成语化解开来,根据诗意表达的需要,再重新组合,灵活运用,形成一个新的或者深的意蕴。化用要先化后用,化是改造,调配,求变,要在化字上下功夫,才能真正起化学作用。化用现象举例如下。
 
如穆仁《桂园·重庆谈判旧址》“天真燃起希望/世故静观较量/尘定墨落。风雨还在窗外”。“尘定”显然是尘埃落定的化用,这里的尘定,是指时间或岁月的沉淀。
如阡陌一梅《山腰枫林》“一片秋色中出列/闪亮登场/十月的舞台溢彩流丹”。这里的“溢彩流丹”显然是“流光溢彩”的化用。
如《酒》
文/飞墨
一盏月光
在百结愁肠的漩涡里
开出   梦的芳香
“百结愁肠”作漩涡的定语,用来形容漩涡,其意与“愁肠百结”区别显著,显然是“愁肠百结”的化用。
 
如《愿望》
文/深海
那是用骨骼 垒成的高山
每次翻越
都有仆仆风尘 穿过胸膛
“仆仆风尘”显然与“风尘仆仆”的意思相左,是“风尘仆仆”的化用。
 
如《风暴》
文/云帆
你荡起失控的船
让天地翻转
把狰狞狂笑砸向人间
“天地翻转”是“天翻地覆”或“翻天覆地”的化用。
 
2. 微型诗与成语歧用
歧用是故意将成语原来的意思隐去,向另外一个方向 引导。使成语语意在特殊的语境里发生曲解,这样拓展了成语的诗意空间。
如穆仁《读票证旧事4》“剥下纸糊的桂冠/才发现万般的局促与委琐/是漫天豪言壮语的支撑”这里豪言壮语显然是指口号或标语式虚伪无力的行为方式,“豪言壮语”突出了反讽效果。
又如刘有权《卖花女》“把梅兰莲菊卖与春夏秋冬/把如花青春卖与苦雨凄风/声如酒  笑如月  纯如童”。“苦雨凄风”在这里是被授予买者身份,是如花青春的买受者,是典型的歧用。
   雪中梅《最浪漫的事》“唱着磕磕绊绊的曲子/品着风雨酿的醇酒/牵手  追逐太阳”。这里“磕磕绊绊”句子里用来形容声音,是对生活状况的诗意曲解,歧用后,诗意顿出。

3. 微型诗与成语拆用
顾名思义,即分开或打破成语的原有结构或顺序,通过留白或重新搭配,它与化用的区别是物理性拆解所生发的意义扩延、伸展。
如怡凡的《乡恋》“藏在心底的那把热土/总于人静夜深里   散发/乳嗅未干的气息”这里将夜深人静拆开,并重新组装为夜深里,使原有意义发生扩延、伸展。而后面的“乳嗅未干”为异用。
如依然《太阳》“打开温暖的襁褓/铺天/盖地”。这是典型的拆用,打破了原有连贯结构,拓展了原有意义。
如泉水《吊锅》“为了溢甜飘香的生活/不负百姓重托/赴滚汤  蹈烈火”。将“赴汤蹈火”先拆后组,增强了诗歌的感染力。

4. 微型诗与成语异用
成语异用即用途与用法不同。通过与特殊的词语组合,将成语语意异化而产生新的意义或扩展了原有意义的用法。
如穆仁《墙头草不平》“何必笑我顺风倒/大风来时/多少大树点头哈腰!”这里点头哈腰用在大树身上,出其不意,意外的贴切,异用大大拓展了诗意空间。
如唐淑婷《路灯》“有你罩着/黑道上行走的人/明目张胆”这首诗“黑道”双关导致“明目张胆”异义,因成语语意异化,从而加大了诗歌的张力。
还有如穆仁的《祝酒词》“革命也是请客吃饭/联系群众,酒杯当先/古往今来,民以食为天” 这里连用两个成语, 也只有大家才有连用的胆范,“民以食为天”完全是反其意而用之,连用与反用,不但不显累赘 ,反而大大增强了反讽的效果。
如怡凡的《乡恋》“藏在心底的那把热土/总于人静夜深里   散发/乳嗅未干的气息”这里“乳嗅未干”异用为故乡的童年,诗意得到重新的建立和扩展。
如依然的《层林尽染》“季节  赶路谋生/翠绿的山盟海誓/漂染成醉人的 相思”。这里“山盟海誓”用翠绿来修饰,是一种特殊的异用。
如阡陌一梅《山枫》“一座岭  借霜的执着/收购沟沟坎坎的片段/汇成 跌岩起伏的色彩”。摆脱成语原有意义,用“跌宕起伏”去形容色彩,于修辞中是移就,显然出新。
如《一封家书》
文/飞墨
翻越文字的万水千山
用一缕踮在夜色深处的月光
抚慰星星的期盼
这里的“万水千山”显然指的是波涛汹涌的情感起伏,是典型的成语异用。
 
如《 等 》
文/紫墨如汐
谁把身影   守候成寒石
在村口    种下一个又一个
望眼欲穿
“望眼欲穿”在这里被物化,成为可种植的庄稼和种子。成语异化,诗意顿出。
 

庸子斋诗歌研究院     著名诗人飞墨
?

吴才进,笔名:飞墨、书蠹飞墨。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唯美诗歌学会执行会长、副主编,《中国小诗苑》副主编,微型诗家,曾任《中国微型诗》《中国微型散文诗》副主编,[《诗海拾贝》——华文微型散文诗300首]《当代微型诗500首点评》编委。出版诗集《斜阳仄梦》。作品入选《诗的又一行脚印》、《当代微型诗500首点评》、《网络微型诗300首点评》、《诗歌中国》、《中国微型诗家》、《华夏情全国诗歌散文精品集》、《诗海拾贝》等。作品散见于《星星》、《散文诗》《参花》《浙中农村文艺》《科普之窗》《关睢爱情诗刊》《金华文艺》等各种报刊杂志,多次在全国性诗歌散文比赛中获一二等奖。2014年入编星星诗刊诗人辞书。
 
庸子斋诗歌研究院
?
本院宗旨:秉承、纯净、明朗、鲜活
本院理念:弘扬中华五千年诗歌传统文化,坚持不懈地倡导诗歌新概念、新意识、新风尚,积极地挖掘、扶持潜力之士,全面培养诗歌能手,推动现代诗歌向前发展。为诗歌爱好者提供一片净土、乐土,创造舒适的创作氛围而努力。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态度,迎接四面八方的爱诗之友,共创诗歌辉煌!
【庸子斋诗歌研究院】宗旨与理念
?

顾问 ‖ 谢明州(山东)、颜艾琳(台湾)、孙方杰(山东)
庸子斋诗歌研究院院长 ‖ 庸子
主编 ‖ 庸子
策划 ‖ 怡凡
编委会 ‖ 野山风、小乙、冰凌儿、云儿
责编 ‖ 王伟
【庸子斋诗歌研究院】编委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