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蠹飞墨

司梦轩:梦的诞生地,梦成长的摇篮。睡在诗歌里,永远不再醒来……

 
 
 

日志

 
 

王晓波:“城市诗”是现代文学的积极探索 | 诗客评论(一)  

2017-02-13 14:47:28|  分类: 诗论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晓波:城市诗是现代文学的积极探索 | 诗客评论
原创 2017-02-12 王晓波 诗客

城市诗是现代文学的积极探索


?
王晓波

        现代城市诗是现代文学的一种积极探索。城市诗不但要展现城市的诗情画意,如咖啡酒吧的风情,高架地铁的纵横交错这些城市元素,更应表达城市的现实生活,展示人们的精神追求。


       作为一名诗人,我一直关注着相对于古典边塞诗田园诗而言的现代城市诗,亦曾就城市诗的意境和表现方式,进行过多种形式的尝试创作。当我读到诗人铁舞的诗句夜色已降临  明珠塔/在对岸放射着她魅力的光芒/我站在海关大楼一个邮箱边上/向外白渡桥方向望去/一长排出租车炽白燃烧的大光灯/如人的欲望之火烧没了眼珠/而我在寒风里等什么  我在等/诗人笔底的七星下的马车/今夜驶入城市(《七星下的马车今晚驶入城市》),我震撼于其中的表述一长排出租车炽白燃烧的大光灯/如人的欲望之火烧没了眼珠。深深震撼了我的,我想这其中诱因,就是诗歌中的城市元素。铁舞的这一城市诗,是和现代化大都市不文明因素的一种文明对话;它有一种反思现代文明的禅意,它恰如其分地指出了隐蔽在当今现代都市的不和谐,现代文明中的不文明因素。诗人童话般地想像和渴望诗人笔底的七星下的马车/今夜驶入城市七星下的马车无疑是指零污染的现代交通设备,但这又是不可能存在的一种盼望。诗歌禅意地指出:提高现代都市的幸福感,需要更多的零污染


       读王维的田园诗,深感其诗诗中有画诗中有禅。其田园诗的特点,全在于其诗句中的田园元素风采的一再展现。如: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山涧中。(王维《鸟鸣涧》)诗句子中的桂花春山鸟鸣山涧极俱诗情画意,以及充满动感的花落夜静月出惊山鸟鸟,时鸣山涧中更鲜活了诗中的意境。王维的田园诗,表现了一种淡泊宁静的境界,一种人与自然亲密和谐的关系,诗句充满了禅意。


       城市诗,我有一种期望,希望当今的城市诗亦能做到诗中有画诗中有禅。作为一名诗人,我也做了一些积极的尝试。春节是我国最重要的一个节日,古往今来,许多诗人墨客的笔下,春节的色彩都是春联团年饭炮竹。如何使用城市元素,用城市诗的形式表达既传统又充满现代文明的春节呢?请看:


      “这时候/电话铃声响起/手机的短信音乐/一次又一次/接连不断/向我游来//这时候/墙壁上的时钟/再也/耐不住喜悦/快乐地拍起/热情的手掌/那十二声欢响/在阳台的孩子们/未能燃点烟花的刹那/悠然滑出大门/溜进/空旷的广场/与钟楼的巨响共鸣//这时候/我还没有来得及/向亲友/说出衷心的祝福/年已来到/每个平凡的家庭/漫天的礼花/早已灿烂了/城市的夜空


       以上这首题为《春节》的城市诗,春节的城市元素是:电话铃声手机短信音时钟阳台烟花钟楼等等。


      “城市诗不应仅是城市物象的简单陈述和堆积。在我看来城市诗的形式,应具有三个维度:一是物质维度,物质是基础,现代物品展示现代文明,城市诗反映的,不应是镜中花水中月,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城市。二是精神维度,没有现代城市人民精神,就没有城市诗意。三是城市的价值维度(尺度),城市诗应展示城市人的价值尺度。


       笔者认为:现代城市诗应立足社会,以时代为背景反映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任何好的文艺作品都是植根于时代。我们现在所处时代,社会繁荣安定,百姓安居乐业,和平、发展是当今社会的主流,如果作者能把握好这一主流,其所写的城市诗,必定能写出深受人民喜爱的好作品。城市诗在现代社会有着广阔美好的生存空间。


食指: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
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 
一片手的海洋翻动; 
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 
一声雄伟的汽笛长鸣。 

北京车站高大的建筑, 
突然一阵剧烈的抖动。 
我双眼吃惊地望着窗外, 
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心骤然一阵疼痛,一定是 
妈妈缀扣子的针线穿透了心胸。 
这时,我的心变成了一只风筝, 
风筝的线绳就在妈妈手中。 

线绳绷得太紧了,就要扯断了, 
我不得不把头探出车厢的窗棂。 
直到这时,直到这时候, 
我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阵阵告别的声浪, 

就要卷走车站; 
北京在我的脚下, 
已经缓缓地移动。 

我再次向北京挥动手臂, 
想一把抓住他的衣领, 
然后对她大声地叫喊: 
永远记着我,妈妈啊,北京! 

终于抓住了什么东西, 
管他是谁的手,不能松, 
因为这是我的北京, 
这是我的最后的北京。

傅天虹/夜香港
光的神秘
溢出指缝
流动的是各种肤色
入夜
香港的美
全浮在海上

摇红摇绿的摩天大厦
是宝石花的
翻版
夜总会是最亮的一把星星
正用全裸的耳朵
在潜猎
鲸的声音

人欲横流
物欲横流
香发流成瀑布
渴望
膨胀
沿曲线上升

夜香港
珠光宝气
连天上斜挂的月
也闪烁
一枚银币的
眼神

卞之琳/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公刘/上海夜歌(一) 
上海关。钟楼。时针和分针 
像一把巨剪, 
一圈,又一圈, 
铰碎了白天。 
    
夜色从二十四层高楼上挂下来, 
如同一幅垂帘; 
上海立刻打开她的百宝箱, 
到处珠光闪闪。 
    
灯的峡谷,灯的河流,灯的山, 
六百万人民写下了壮丽的诗篇: 
纵横的街道是诗行, 
灯是标点。 

非马/雨天入水都
我们一走下游览车 
妩媚多情的威尼斯 
便迎了过来 
伸出无数温柔的小手 
要把我们揽进 
她的怀里 

有备而来的女士们 
这时候纷纷探手入行囊 
掏出雨伞 
把眼睛发亮嘴巴张得大大的老伴们 
一个个 
给勾了回去

余光中/芝加哥
新大陆的大蜘蛛雄踞在
密网的中央,吞食着天文数字的小昆虫,
且消化之以它的毒液。
而我扑进去,我落入网里——
一只来自亚热带的
难以消化的
金甲虫。

文明的群兽,摩天大楼压我们
以立体的冷淡,以阴险的几何图形
压我,以数字后面的许多零
压我,压我,但压不断
飘逸于异乡人的灰目中的
西望的地平线。

迷路于钢的大峡谷中,日落得更早——
(他要赴南中国海黎明的野宴)
钟楼的指挥杖挑起了黄昏的序曲,
幽渺地,自蓝得伤心的密根歇底沏。

爵士乐拂来时,街灯簇簇地开了。
色斯风打着滚,疯狂的世纪构发了——
罪恶在成熟,夜总会里有蛇和夏娃,
而黑人猫叫着,将上帝溺死在杯里。

而历史的禁地,严肃的艺术馆前,
巨壁上的波斯人在守夜
盲目的石狮子在守夜,
槛楼的时代逡巡着,不敢踏上它,
高高的石级。
而十九世纪在醒着,文艺复兴在醒着,
德拉克鲁瓦在醒着,罗丹在醒着,
许多灵魂在失眠着,耳语着,听着,
听着——
门外,二十世纪崩溃的喧嚣。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