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蠹飞墨

司梦轩:梦的诞生地,梦成长的摇篮。睡在诗歌里,永远不再醒来……

 
 
 

日志

 
 

蒋登科:“新归来诗人”初论(三)  

2017-02-13 14:19:14|  分类: 诗论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归来诗人还执着于中国风时事性的探寻。中国新诗受到中国古典诗学的影响颇深,比如戴望舒的《我的记忆》、李金发《微雨》、何其芳《预言》都显示了诗歌与中国文学母体、本土文学传统深刻的文化血缘关系。新诗对古典诗歌美学的传承不仅体现在意象、词语、构图等方面,更体现于从词语表面散逸出去的意境和哲理。比如《古诗十九首》中有很多关于时间易逝和生命短暂的诗篇,中国人很早在生命哲学的层面感受到生命的短促和无常,因此与时间有关的体验和看法是相当悲观的。在中国传统诗歌中与时空转换相关的作品往往被赋予很多与生命体验相关的情感。时空观不仅是物理学意义上的,更是哲学意义上的。比如李商隐的《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诗中表现出异常复杂的时空转换,何当共剪西窗烛是对未来夫妻团聚场景的憧憬,那时候夫妻谈论的是却话巴山夜雨时即当前的场景,巧妙地表现了时空回环往复的转换之美。新归来诗人在诗中也表现出了很多古典主义的中国风,沙克《幸福的门中》运用了马蹄莲蛐蛐泥人”“庙堂的意象,浓郁的中国风扑面而来。潘红莉《画中的光阴》与时光有关的歌唱,好像各不相干的分离,在时光中分布花园或者坟墓原来浓郁的香出自这里,有哀悼,也有午后的深情落满无姓氏的时间。画中抽象的时空与现实中的时空交错在一起,诗的意境显得更加虚幻缥缈,带有古典诗歌的玄学之风。新归来诗人着力于把汉语诗歌从政治抒情诗漫长的阴影下解脱出来,发展成一种诗意浓郁、视野广阔的时事诗,将诗的洞察力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现实的文本化成为新归来诗人处理经验与知识的重要手段,现实材料的诗意转换成就了罗兰·巴尔特所说的文本的欢娱。比如代薇的《色戒》是对当下快餐式爱情的剖析,林雪《陈红彦之死》将一个真实事件的新闻报道糅合在诗歌里,使诗对现实有力更多的干预和透视。新归来诗人不约而同地对社会现实的关注,介入社会生活并揭示现实生存的真相,抵御消费时代的异化力量对人的挤压,关注人的生存状态。
  新归来诗人及其同路诗人中的几位女性诗人,如海男、林雪、荣荣、潇潇、龙青、代薇、潘红莉、颜艾琳、爱斐儿、海烟、三色堇、芳竹、益西康珠、冷眉语等,以细腻的女性情感和性别意识,成为当下诗坛上的中一道亮丽的风景。女性诗歌的命名与女权话语无关,它指涉的只是一种女性有关的温暖的差异性,一种与男性不同的女性经验和感觉,包含女性基于独特生命体验而建立起的自立意识和反抗意识,来自内心的挣扎和对女性价值形而上的抗争。在海男的诗里,我们可以感觉到她在建造一间自己的房间,把内心的忧伤和头顶的乌云全部隐藏。海男的诗充满由独白和呓语组成的个人的声音,她在《女人》组诗里表达了黑夜意识和死亡意识,通过视角的转换表现惊恐、恍惚、彻悟以及洞察。
  新归来诗人中的大多数诗人在当下诗坛上都拥有自己的地位,属于中年诗人群体中的实力人物,具有较大的感召力和影响力。很多在20世纪90年代之前的诗坛上曾经耳熟能详的名字,他们因为种种原因或长或短地离开过诗坛,但他们身上的诗意追求没有淡化,他们心中的梦想没有离去,到了新世纪,他们的集体归来给诗坛带来了一股更加厚重、大气、深沉的诗风。他们在艺术上进行了积极的探索,表现在对生活本质的强烈的介入,对个人经验的推崇,对异质性和多元化的融入,在市民话语和国家话语之间找寻一种平衡,开拓出属于他们的开阔、深沉、复杂并具有独特话语风格的诗歌空间。他们不做前辈诗人机械的描红者,而是以强大的创新力量在沉默中发出声音,在当代诗歌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新归来诗人是中国当代诗歌史中的客观存在与特殊现象。他们是文化多元化背景下的集合,他们的回归意味着诗歌人文精神的又一次复苏。和过去的创作时代和艺术追求相比,他们的归来不是简单的重复和延续,而是带着对历史、现实和人生的更深的体验与理解,带着岁月、年龄所赋予他们的深沉与思索。对于整个中国当代诗歌史而言,新归来诗人经历了十多年网络诗歌发展中的语言狂欢后,打破了诗歌虚假繁荣的泡沫,回归到诗的本质美的追求,是对文化的一次寻根和重建。
  新归来诗人除了在诗歌创作上的突出贡献之外,在诗歌批评上也有着不俗的成就,比如沙克、洪烛、邱华栋、义海等等就有着一边写诗、一边写诗评的经历。他们通过作品大联展,向诗歌界展示他们对于生命、自由、艺术与爱(沙克语)的追求,他们用回归者的歌声表现对自然生活与生命价值的坚持。正如沙克所说的,他们在文学史上的归来是一种责无旁贷、无所归咎的飞翔,照亮生命和心灵的永恒运动
  (201611,重庆之北)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