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蠹飞墨

司梦轩:梦的诞生地,梦成长的摇篮。睡在诗歌里,永远不再醒来……

 
 
 

日志

 
 

【新国风诗社爱情诗联展获奖作品】  

2016-03-11 13:25:20|  分类: 诗论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国风诗社爱情诗联展获奖作品】
原创 2016-03-10 新国风诗社 新国风诗社
点击标题下方蓝色字体「新国风诗社」可快速关注



一等奖
与君书
作者/如风
 
此时 不说苍茫与辽阔
不说千山万水的远
不说惊鸿般的相逢
也不说湿漉漉的离别
 
我想说 我看见一只飞鸟
给天空留下的隐隐伤痕
我看见一颗香樟树
孤独地遥望着北方
 
是的 不说身边秋草枯黄芦苇浩荡
不说那天空苍蓝白云朵朵
这个午后 你可曾看见——
汩汩的湘江水在我心头
一遍一遍流过
 
【作者简介】如风,本名曾丽萍。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绿风》等各种报刊,部分作品入选等多种选本并多次获奖。系新疆作协会员、中外散文诗协会理事。 诗观:诗歌,是一个人内心的河流。

【孙伟点评】这首诗横空起笔,四个“不说”,像诗人手持一柄利剑,斩断时空的藩篱;第二节,诗人像一棵孤独的树,遥望北方,看到一只飞鸟划破长空的隐隐伤口,意象开阔、辽远而悲情满怀;第三节,长剑又斩断过去与未来,诗人独立江岸,千回百转的湘江早已在胸中吐纳,荡涤着孤寂的灵魂。 《与君书》表达了灵魂深处的苍茫与孤寂。 这首诗可理解为一首凄美的情诗,每一行都饱含一种巨大的忧伤,更可理解为一首书写人生况味的生命之诗,人生其实是自己同自己的相遇与离别。这首诗是步入不惑之年的女诗人的自我言说,是对个体生命的伤怀和人到中年后内心苍茫的认知,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幽幽,独怆然而涕下”的意蕴。该诗言词简约,质朴无华,通俗易读,却又是多意的,有着多种解读的可能性。早期创作诗歌的小说家董立勃先生说:“写让人看不懂的诗歌很容易,写让人看得懂的诗歌其实很难。” 诗人终会老去,但在文学中获得新生。




二等奖
在爱面前
作者/刘乐牛
 
在爱面前,我才敢说人世不是牢笼
我也不是死神刺了字的囚徒
我迷恋它的温暖
也渴盼自己,燃烧为火焰
将炉口作为通向天国的门
 
在爱面前,我靠一滴泪水来营建
花朵摇曳的庭院
愿砌好泥灶,挑来清水
珍惜每一粒稻米
拿出永恒的姿态
安享人间,短暂的炊烟
 
我的美好来自爱的美好
我悲伤的歌唱,都是爱的光波
荡漾在薄暮里的声响
除了爱,我没有什么可以凭借
我所有不幸
都能在爱中得到理解
 
亲,在爱面前,你是我不断回头的远方
我是每天,落在你窗棂上的晨光
当冷风吹来,我低唤你的名字
就像低唤魂牵梦萦的故乡
 
【作者简介】刘乐牛,70后,宁夏作家协会会员,宁夏诗歌学会理事,宁夏中卫市作协副主席。在《诗刊》、《绿风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等刊物发表作品多篇,出版有诗集《苦涩的甜蜜》、《当我再次比喻月亮》。

【房继农点评】 爱的礼赞 ——《在爱面前》赏读

      爱是生命之源,是人性的太阳,是人类抵御人性寒流的武器。在现实中,“爱”这个词正在被去圣化,遭遇骨质疏松和滥竽充数,“爱”在消费至上和快乐至上的时代泡沫里浮沉,
不时坚强地探出鼻尖呼吸,于是,爱的苦涩就和爱的神性自然地联系在了一起。但是,诗歌坚信,爱依然是人性的太阳。
      《在爱面前》,是一首富有哲学意味的爱的礼赞。
诗歌开始即直入诗旨:爱是生的救赎。爱是将人类从人世“牢笼”和“囚徒”超拔至“天堂”的唯一力量,方式就是神圣的燃烧。爱又是营建人间天堂的材质和方式。诗中,作者把“天堂”放置在了凡俗生活场景和田园牧歌里,使爱散发着烟火气和泥土气息。“花朵摇曳”“泥灶”“清水”“稻米”“炊烟”,寥寥几个意象,就神奇地营建起了爱的天堂,让人眼角潮湿。诗歌接着描述了爱对生命的填充。爱既已对生重新进行了定义,被爱者的心灵和爱就成了同样的质地。“我的美好来自爱的美好”“我所有不幸/都能在爱中得到理解”。“悲伤的歌唱”在“薄暮”里回响,点染出古典诗歌的意境与色泽。最后,诗歌进一步指出,生命既已归属于爱,那么爱是就是生的归宿。爱只能归宿于爱,除此它别无归处。而这最后的归宿,竟然化为“你的名字”和“魂牵梦萦的故乡”。至此,诗歌营建的世界就以全貌展现于我们眼前,那就是由炉火、庭院,泥灶、稻米、清水、炊烟、薄暮、窗棂、故乡等乡土材质构建而成的“不断回头的远方”。这远方,牵引着读者的眺望,也牵动着读者心灵:爱在凡常,爱在远方。天堂就是爱的模样。
      在爱面前,耳边仿佛响起了纪伯伦的爱的歌唱:

“人的灵魂如同云彩,
他告别自己的居所来到大千世界上,
飘过忧伤的高山,
和喜乐的平原。面对死亡的微风,
他坦然回乡,
那是充满爱和美的海洋,
那是上帝的胸膛。”




在我的眼睛和你的脚步之间
作者/沙漠
 
我放牧着一头狮子
它忠实于野心和秉性
它用比羊毛更纤细的心思
感知风和流水。我还将
放牧半生的太阳和月亮
照见你的短发利索
也照见你的长发妩媚
遮挡和躲避,都是徒然的
梦,可以说清这一点
 
你让一双平底鞋获得了灵性
它风风火火的样子里
有一双抓心的手
在日子的黑白键上轻盈地弹奏
流水载着悠然的白云
狮子站在岸上,寻思着
如何将你的一生含在嘴里
它有着多情的嫌疑
它要看到幸福的水花
 
【作者简介】沙漠,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区人,初中教师。2005年开始上网进行诗歌写作。有作品散见于多种报刊、民刊和诗歌选本。

【沙之塔(王新成)点评】如诗歌题目《在我的眼睛和你的脚步之间》,我们可以设想诗歌所要完成的是填补“我”和“你”之间的空白,是达成目光和对象之间的逻辑上的合理。
        现在我随着沙漠豪迈的抒情进入诗歌,他试图以雄狮般的情怀,日月般的耐心去照耀“你”的美,这首诗的第一节就是如此,诗人的照耀或许正是完成美的一种方式。第二节诗人从“你”的日常中捕捉到其“灵性”的外显——“风风火火”的脚步——诗人用平底鞋的质朴和黑白键的单纯之轻,这是流水悠云的轻呈现美的秘密。这样的轻和狮子的豪迈之间形成的是岸和河的密切的对立。河的一生能含两岸之内,但狮子只是在岸上,并不能成为岸,狮子的多情存在着嫌疑,狮子的抒情是为了获得水花,而非整条河流或”火花”。一个已过中年的堂吉诃德和杜尔西内娅之间的合理之恋,只是谁能确定这是单向的?这平底鞋之轻或许正是暗中的回应。
 



终极之约
——情人节,写给双亲
作者/月光雪
 
北风已抽去所有水分
抽走多余的形容和寒暄
只剩下支撑的筋骨和老年斑
垂询一个即将落幕的终极之约
 
北风也把天空扫到纯蓝的底
光的手指直截了当的穿透底板
轮廓和脉管投射进另一颗心
投射进山坡一座雪掩的坟茔
 
更大的北风刮过之后
我将不再看你,不再举目枝头
更不再问,父亲揪掉最后的年华
是否赶上,母亲等在路上的手心
 
【作者简介】王晓阳,笔名月光雪,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吉林省作协会员。《白鹤原》、《关东诗人》编辑,中国散文诗网、吉林诗歌网副站长。有600余首(篇)作品散见于《诗刊》、《青年文学》、《诗歌月刊》、《诗潮》、《散文诗世界》等。出版诗集《晓阳心语》,散文诗集《月光雪》。

【大原飘风点评】关于情人节的诗,一般为本人写给自己爱人的诗,但这首诗不同,诗人因思亲之切,之深,之痛,站在父母的角度,为将要逝去的父亲和已经逝去的母亲,预设了一场个性化的节日约会。约会是在“北风”,以及“更大的北风”,这个大背景下拉开帷幕的。那些“筋骨”、“老年斑”、“纯蓝的底”、“雪掩的坟茔”、“路上的手心”等等平常的意象,由“抽走”、“支撑”、“扫到”、“投射”、“揪掉”等等弹性的动词所助推,渐次呈现了全新的语境。当我们不知不觉地融入了这种语境,那些抓心挠肝的感觉,自然也就上升到了血液的高处。
整首诗,不说悲,而悲之极也,就是抽去了所有的水分,剩下的是意味沉重的筋骨。



三等奖
那个名字
作者/陈吟
 
早已习惯
把一个名字 藏在心里
晴天时照样散步
下雨时照旧撑伞
只是偶尔夜深时
把它翻出来
反复擦拭
寒冷时当作炭火
黑暗时当作光亮
 
其实她知道
那只不过是
一个名字
虽然每次翻找时
仍有止不住的

 
【作者简介】王颖,笔名陈吟,网名快乐小翩,外资企业职业经理人,坚持诗歌创作多年,有作品在多家报刊杂志上发表。 诗观: 用干净的心观照生活,用美丽的诗拯救自己。

【梦阳点评】“那个名字”是一个时时拨动“她”心弦的名字,那也是一个刻入“她”骨头里的名字,就是那个名字——无言地呈现了诗人的心曲,这也正应了袁枚的话:夕阳芳草寻常物,解用皆为绝妙词。诗人就是解用了这么一个寻常人看来极为平常的事物,却让人从中感受到了诗人对“那个名字”的珍视。如果就这样解读,也许可以,但是,我总觉得诗人未必仅仅只是借此表达一种对爱情的简单的怀念或遗憾,而是以“情诗”为道具,更深程度地阐释一种人生哲理——我们每个人都是不完满的,在人生的旅途中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由于种种原因而该得到却没有得到的美好的东西,那么,这已绝不再是一个简单意义上的“名字“了,也正是这样,诗歌的深度便也就豁显了。




病月亮
作者/刘从富
 
那一夜,玫瑰翘首看了看
天空的圆月,记下时间、地点和爱情
 
今夜,芦苇低下白头俯视
茫茫的心事,却想不起我们的曾经
 
南风撩起窗帘,吹瘦月亮
我们的爱,一瓣一瓣凋零在水中
 
【作者简介】刘从富,笔名:南方南蛮、南蛮。贵州水城人,1980年5月15日生于一个叫红山的小村庄。2011自修完成汉语言文学本科课程。现工作于水城县滥坝镇联合小学。喜爱诗歌,作品偶见纸刊网络,注有诗集《正在消逝的村庄》。

【罗西点评】《病月亮》这首诗,题目用一个“病”字修饰月亮,让人生疑,感觉怪异,读完全诗,方知此病名为相思。有病的不是月亮,而是望月的人。作者将自己的心境投射到各种事物之上,各种事物便有了或悲或喜的色彩。玫瑰、圆月、芦苇、瘦月、南风等一批意象异质同构,使这首短短六行的小诗获得时空的纵深,美满与残缺的对比,把爱的“凋零”写得无比凄婉,让人为之心痛。 



社长: 何岗
主编: 伊农
首席评论: 梦阳
责任编辑: 陈吟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