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蠹飞墨

司梦轩:梦的诞生地,梦成长的摇篮。睡在诗歌里,永远不再醒来……

 
 
 

日志

 
 

余秀华事件:王法有话说  

2016-03-10 13:32:20|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秀华事件:王法有话说

                 -----就余秀华事件采访中国诗歌流派网副主编、论坛主编王法

采访者:敬笃(青年诗人、诗评人)
受访者:王法(中国诗歌流派网副主编、论坛主编、长春诗人)
时间:2015127 
 
(中国诗歌流派网副主编、论坛主编、诗人王法)

1.敬笃:王法老师,您好!最近脑瘫诗人余秀华红遍了全国,央视、诗刊等国家级的媒体、刊物都予以了很大的关注,持续助推余秀华升空。我听说您和余秀华之间还有一些不得不说的故事,能谈一谈您和余秀华相识以及交往的过程吗?


王法:余秀华是2012112613:30分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的。曾担任过原创诗歌栏目的编辑。至今仍是中国诗歌流派网的注册会员。我认识余秀华是在她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以后。当时,我是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编辑部主编,原创诗歌栏目主持人。开初,交往只是通过她在原创诗歌栏目所发表的诗歌,以及来往的回帖中,感到她的诗歌作品里往往饱含人生的真切体验,富有生命的痛感,有她独特的彰显方式。是一个应当给予大力扶持的会员作者,并没有其它过多的交往。

2.敬笃:我是中国诗歌流派网的热心参与者和关注者,我注意到,在成名之前,余秀华在中国诗歌流派网的《诗歌周刊》上曾多次发表诗歌作品,我知道您是流派网的编辑之一,余在周刊上发表诗歌,和你有没有关系,能否针对具体时间和余的有关诗歌谈一下?


王法:可以说,对于余秀华中国诗歌流派网是曾经着力发掘、扶植、和培养了的。中国诗歌流派网对她的发现和宣传培养,要大大的早于《诗刊》和中央电视台以及其它的媒体。她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以后,她的诗歌我就曾多次推荐给网站的电子诗刊《诗歌周刊》(中国诗歌流派网执行主编韩庆成先生独资创办,具有国内外声誉曾为中国独一家支付稿费的电子诗歌周刊。)《诗歌周刊》有几个颇具特色的栏目,其中的特荐栏目,是重点展出和推介、宣传具有一定实力和风格特点的会员和作品的一个栏目,我也曾向该栏目推荐过她的组诗。她在原创诗歌栏目发表的诗歌几乎每一首我都为其加盖【推荐】图章引读。意在引起大家广泛的关注,也为了对她给予必要的鼓励。此外,在流派网所设栏目中,还有一个分量很重的【新作诗评】栏目,该栏目也曾重点推荐过她的诗歌作品《我养的狗叫小巫》,并组织大家对其诗歌进行研讨和评论。对于余秀华极其诗歌作品,从她20121126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至今流派网一直是负责和善待的。除了在网站内大力扶植和宣传之外,网站还向《诗歌月刊》重点推荐过她的诗歌作品。(见《诗歌月刊》2014第五期)。近期,余秀华还以小妇人的网名多次来流派网发帖。余秀华的诗歌水平在中国诗歌流派网的女诗人中应属前列,但并不是最好的,综合考量,她应该排在五、六名之外。

3.敬笃:以您和余秀华的交往,您认为余秀华是一个怎样的人?据我所知,她在中国诗歌流派网曾经做过编辑,她是怎么做上编辑的?和你有什么关系?做编辑期间,其工作、口碑、人缘如何?您有否收集了一些具体的文字资料?


王法:以我的了解我认为她是一个深陷社会底层,贫、病、困交集,却又不甘沉沦、性格倔强、偏执、泼辣的人。颇具一点诗歌天分,但是欠缺基本素养、理性不够。流派网的编辑是她积极、主动要求当的,原因是她原来的一个好姐妹虽然比她后来流派网,由于表现优异却比她先当上了原创诗歌栏目的编辑,对此她十分嫉妒和不服,就跟我提出她也要当编辑。考虑到她的身体和性格,我当时没有答应。后来她又接连多次找我,还说,如果不让当编辑她就离开中国诗歌流派网。说心里话以她的诗歌水准当个编辑还是够格的。我就向韩庆成主编发了一个推荐函。批准她当了原创栏目的编辑。可是她在评贴时却经常爆粗口,与人发生争吵,甚至谩骂他人,虽屡经规劝却始终无效,在论坛影响很坏,实在没有办法,经论坛编辑部慎重研究,决定给予禁言6个月的处分,(于201472——201512,禁言已经于终止日自动解除。)事后,论坛高层始终心存不忍,我亦曾经几次出面做余的工作,想尽快解除其处分,遗憾的是终为达成。她在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的资料我有一些存档。其实不必收集,她的一切言行在网站的软件中均有记录。

4.敬笃:最近长春著名先锋诗人李磊在微博上曝出余秀华的那首代表作《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就是给你写的,你就是那个拟被睡者,是这样吗?有具体的证据、证人、和有关文字证据吗?您能就这首诗歌的前因后果谈一谈吗?《狗日的枉法》、《嫖客王法》、《中年的肉体》等系列诗歌,无疑都和您有关?余秀华为什么这么恨你?这么骂你?您能针对具体的诗歌,谈一谈前因后果吗?


王法:这件事情不好聊,并且已经是过去时了,也不想聊,不过从中可以看出余秀华的真性情——敢爱。敢恨。爱的泼辣,恨的彻骨,只是有些太不着边际。不过整件事情既然已经传的沸沸扬扬说说清楚也好。大致的情况是这样的。在余秀华担任编辑不久,有一天突然在原创诗歌栏目里发了一首诗歌,题目好像是《我要和王法生一个儿子》。当时搞的我有点目瞪口呆、哭笑不得。就用栏目的内部消息给余秀华发了一个帖子,我说:余秀华诗友请您不要开这个玩笑。影响不好。她回复:我没有开玩笑,我是真的。我说:我已经60多岁了,已经没有了那个兴趣和精力。她说,90岁的人还行呢。这个事情在中国诗歌流派网已然是公开的秘密,大家都把它当一个笑谈。开初,我也没太在意,但是,后来她依然没完没了不像玩笑,一些诗友也提醒我别不当回事,我就干脆发消息告诉她,我有家庭和儿女生活很幸福,请您不要再胡闹了。余可能有些恼羞成怒吧,后来,又嫁祸与人,大造我和她那个好姐妹的谣言,讲了很多难听的话,还给那个姐妹写了一首诗进行辱骂,妓女什么的,不但如此,甚至殃及流派网里的全体女编辑。在她被禁言处分以后,曾一直想为其提前解除处分,但是她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通过电话短信和博客诗歌继续对我进行百般谩骂,甚至经常在午夜12——1时,通过电话短信骂了我近一个月,其中的语言与《狗日的王法》、《嫖客王法》这两首诗歌里的内容差不多。她之所以对我反目成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的诗歌没有进入2013年《中国好诗榜》,因为我是终审评委之一,她就认为一定是我搞了鬼。这一点真是抬举了我,这届中国好诗榜的终审评委除了我以外,基本都是中国著名的诗歌理论家和评论家、以及著名诗人,我有何德能左右上述各位?今天,说起来不管余秀华以上的行为是出于什么原因,可是,基于她的出身、所处的环境、苦难的经历,我都可以给予充分的理解和谅解。因为任何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有爱和恨的自由。但是,尽管如此,作为曾经的诗友我还是要对余秀华奉劝一言,改正恶习,好好写诗,好好生活,善待自己,更要善待他人。不论《诗刊》和电视台们是出于什么动机和目的选中了你,结果还是值得庆幸的,上帝对你亦是公道的。在此期待并祝福余秀华为自己的人生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5.敬笃:据悉,她曾经是您的学生,初入流派网时是您一手将她推向了前台,就流派网来说,与您有某种事实上的师 徒关系,后来你们又反目,这其中有着怎样的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王法:首先声明她不是我的学生,她的诗歌天赋比我高啊!在诗歌上我该称她为老师。不过在思想素养和品德修为上我曾给予过指教,可是人家不认账。不是我一手将她推向前台,而是中国诗歌流派网上至老总、下至主持、编辑因其她的特殊境遇,几乎都对她十分呵护、关爱、推荐、帮助。余秀华在中国诗歌流派网是很得宠的,中国诗歌流派网对她有恩啊。可是,对此她却一字不提啊。

6.敬笃:作为一位长者,她写诗辱骂您,受到如此不公的待遇,您却一直也不予理睬,针对余秀华及其有关诗歌对您的不尊重,您是否有话要说?


王法:对于诗刊刘大编辑一手导演的余秀华的这场戏剧(但愿是一场喜剧),原本我是打算一言不发的,人不容易,诗人不容易,诗人余秀华更不容易,尽管在那些连篇累牍的报道中,在余秀华答记者问,以及事里事外一些人的言论中,对事实和真相以及对涉及到我的那些颇具特色的余诗多有扭曲和构建,我也没想发声。可是当论坛一位编辑推荐我看了这篇文字——120,《天天副刊》微信公号发表了黄旭生先生写的《交往七年,告诉你一个更真实的余秀华》一文,黄君从一位多年朋友的角度,向广大读者介绍一个更为丰富、立体的余秀华形象】我改变了初衷,我对黄旭生先生的遭遇十分理解和同情。与其让一些人道听途说,瞒天过海,胡说八道,还不如让我这个还算有一点发言权的人冒一点天下之大不韪站出来,为中国诗歌流派网,为蒙冤受屈的人们和她的好姐妹,为真相,也为某一天有可能成为诺贝尔诗歌奖候选人的中国天才女诗人——也为十分荣幸的涉及到我的那些余诗和余秀华留下一份证词。

                                                        2015-1-27   吉林 长春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