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蠹飞墨

司梦轩:梦的诞生地,梦成长的摇篮。睡在诗歌里,永远不再醒来……

 
 
 

日志

 
 

罗广才诗评  

2016-02-16 10:01:04|  分类: 诗评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广才(1969—   ),祖籍河北衡水,《天津诗人》诗刊总编辑、京津冀诗歌联盟副主席、天津鲁藜研究会秘书长,现居天津。作品被收入《中国新诗300首(1917—2012)》《读者》《书摘》等210余种诗歌选本和文摘期刊。诗歌《为父亲烧纸》在中国民间广为流传。著有诗集《诗恋》、散文集《难说再见》、诗文集《罗广才诗存》。 

邓涛学习团诗评精选

                         
罗广才诗评




张二棍

一定是蚂蚁最早发现了春天
我的儿子,一定是最早发现蚂蚁的那个人
一岁的他,还不能喊出,
一只行走在尘埃里的
卑微的名字
却敢于用单纯的惊喜
大声的命名
——



罗广才:那些没有真正落到地上的句子更容易让我们疼痛
这么多年阅读过很多有大词的诗句让我感到这些句子很遥远,虽然我也经常写一些很遥远的诗行。我想诗人在忧国忧民同时也会我感受相同:在历史中找到感官刺激的确很难!
亚里斯多德有个观点:历史学家描述已发生的事情,诗人则描述可能发生的事情。《蚁》没有说感伤,没有说无奈,甚至也没有在他这幅小品画般的诗中勾勒人间烟火,甚至仅仅是在不动声色中的在天伦之乐的一个场景中,让你黯然神伤抑或感叹流年;我们一路走来,总有一些让我们魂牵梦饶的温馨记忆,就在疼痛感正穿透我们的时候,诗人却用更现实的以毒攻毒着我发酸的眼窝和软软的心房,再让硬硬的惊喜向我灌来,那卑微名字尘埃里里的自己以及将重复着行走在尘埃里的将要长大的儿子,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动态,诗人的隐语是什么?诗的结尾的一个字貌似雨过天晴又好像将山雨满楼。
《蚁》淡定从容地用最朴实的文字,不动声色中淋漓尽致的表达着:似惊呼的、似恐惧的、似木然的、似不知所措的。
那些没有真正落到地上的句子更容易让我们疼痛。



雨天致遥远的爱人

赵亚东

在这样的日子,把一本很旧的书
放在胸前。书里的内容已经不很重要
就像今天的雨,淋湿了谁都是一样的
就像我,无论把自己怎样晾晒
都是潮湿的。就像一条消瘦的鱼
挂满了大海的眼泪,天空的神伤
就像我,无论把自己隐藏得多深
都是赤裸的。就像你脚下的大地
蓄满了回忆,整个人类的慌乱
在这样的日子,把你从手背放到手心、
只为那遥远的一握。就像把冬夏折叠在一起
即使明天如何荒芜,我依然可以得到
那短暂的温暖,那片刻的浸润
只有你是不一样的,在这样的日子
把你拥在怀里,听风声和雨声
一直到夜很深了,当世界隐去面孔
我就化成你心里的血,身体里绵绵不绝的河流


罗广才:耐看、耐读、耐品就是好诗
看到了亚东的《雨天致遥远的爱人》,一份久违的怅然若失在心头掠过,人到的中年的我,又感受着曾经的丝丝怅然。
爱情,是断奶的孩童?是离线的风筝?哦,也人到中年的亚东也找到了坚实的土地的亚东,突然在遥远的松花江畔,抛过一个浮萍,长着根的浮萍,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鸿雁传书,千里江陵一日还的爱情在思念在羞涩在陷入万劫不复的河流。亚东是缠绵的,亚东是警觉的,像他多年讨生活挣扎着的经历,和鲁迅大先生的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殊途同归着,本色的亚东扩容生活质量的同时,日子一天天的开启,还是给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爱情存盘了。亚东的考量不是享受,而是最大限度地光大,在这盲视爱情的时代!
  看惯了被翻版、组装的从文字到文字从抒情到抒情的分行文字,看惯了自鸣得意的诗人们,读这样的诗我想起了尼采的话:敏锐而明快的作家的不幸是:人们以他们为肤浅,因此不在他们身上下苦功;晦涩的作家的幸运是,读者费力地读他们,并且把自己勤奋的快乐也归功于他们,而我要说的是,敏锐而明快的诗人赵亚东不但通俗地引领着我去阅读让我感同深受,甚至折服。
抒情品质和思考品性是一首诗的灵魂所在,虽然《雨天致遥远的爱人》文本上在同类题材没有太惊人的突破,但还是耐看、耐读、耐品的,这一点,已很难得。能唤起我们麻木的神经去思考、去回忆的诗就是好诗了。



 
台十一线公路

胡茗茗

我以为褪去颜色
就能免于太平洋的冲刷,免于
一粒砂对北回归线碑的问答
或者,槟榔花的异香也只是玄关
我委身入内,漏尽了青春、爱与力气
像不断上涨的海浪
对礁石粉身碎骨地拍打
公路在潮水中滑行
行人被安排在天上,甚至
神佛也隐身于椰树和燕子的翅膀
隧道温暖、黏着,闻起来
就像母亲。一小时后,我将出生
四十年后,好日子
也只是一个说不出口的形容词
堆在不停推搡的浪尖
我被迫改造成的重口味
大口吞咽所有值得吞咽的苦
偏爱纵身跃下的咸腥
像一截冲进沙滩的漂流木
半身浸泡,半身风干
原谅我,以流泪的方式暗自消散
这半生的死结、一生的硝烟
在台湾,太平洋对我的告别
这泥沙俱下的美,只有
尊严地堕落,与之相配


罗广才:纯粹和纯净的语言,留下了生命的热度,与更多的心灵相遇。
缘于一次远行,善于用经验地理学来编织诗意空间的胡茗茗,面对一条公路有韵有致描画情感天地,我委身入内,漏尽了青春、爱与力气/像不断上涨的海浪/对礁石粉身碎骨地拍打;这泥沙俱下的美,/有尊严地堕落,只有尊严地堕落,与之相配,这近乎于纯粹和纯净的语言,留下了生命的热度。
胡茗茗的诗中总有一种说不清的凄美和沧桑,追问和感悟智慧生命的终极本色。这样的追寻无疑是可贵的,但也总有慌不择路无所适从的时候,我被迫改造成的重口味/大口吞咽所有值得吞咽的苦,这两个句子让我费解许久。重口味,大多是指正常人无法接受或感到厌恶的事物, 胡茗茗将此入诗,对于一位有的近25年诗写经验的她来说,我想不是出自偶然,更多的是诗人想表达在斑驳陆离的生活中的那份无奈,也正是诗人报警式的担当和灵魂深处的一种抗争。有着掩饰不住的女性特征的胡茗茗用她植根于现代社会背景下的性别意识的觉醒与反叛,又一次在台十一线公路上与我们相遇。 



 
四月来了

天随子

这一场雨,
持续了整整一晚上。还很温柔地,把一朵花
轻轻地,打下来。
我听到一声疼痛噼啪破碎,溅了一地
花香。连鸟语也是香的。当我听到鸟语,
耳朵,鼻子,眼睛,嘴巴甚至整个我都香了。香飘飘的
我,香飘飘的云,一不小心就飘起来了。
然后又一不小心地
落下来,和三月一起。分别成了
四月的父亲,和母亲。


罗广才:抒情品格——清水般的纯净和感叹
天随子的文字灵动明丽、凝练细腻、俊秀婉转。从平铺直叙的这一场雨,自然而然的播报出雨季的时长持续了整整一晚上,作者细腻的发现:(雨滴)还很温柔地/把一朵花/轻轻地/打下来。紧接着场景转为话外音:我听到一声疼痛噼啪破碎/溅了一地花香。甚至感受出鸟语的香,想象的翅膀也开始腾空:当我听到鸟语/耳朵,鼻子,眼睛/嘴巴甚至整个我都香了//香飘飘的我,/香飘飘的云,/一不小心就飘起来了。又很快落地,而且落的扎实,扎实到和亲情巧妙关联:然后又一不小心地落下来,/和三月一起。分别成了/四月的父亲,和母亲。
掩卷后,脑海里闪现出斜风细雨不需归此情可待成追忆的古风画意中。
这位90后的晚来的孩子,机灵聪睿的向我们走来,给我们清水般的纯净和感叹。期待着随着他们有了更多的生命体验后,为我们呈现更深刻更体现生命疼痛感的分行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