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蠹飞墨

司梦轩:梦的诞生地,梦成长的摇篮。睡在诗歌里,永远不再醒来……

 
 
 

日志

 
 

现代诗的父亲是“处男”?(之二) 鹰之论诗  

2016-12-23 14:02:59|  分类: 诗论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枣】


  镜中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

  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面颊温暖

  羞涩。低下头,回答着皇帝

  一面镜子永远等候她

  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尽管是模仿了古诗的一句“人闲桂花落”,却远远没有把古人的客观、无我的旷达之境模仿来,“想起后悔的事”的直白外倾,和“镜中梅花落”的内倾超验式隐喻根本就不能有机揉和一处,形不成同一语境。就算你笨,你也再笨一些呀,最起码把“后悔的事”改成“最后悔的事”呀,否则这个梅花落的也太不值钱了吧。也许有傻子会替他辩解,人家一辈子就这么一件事后悔,其余的没有,那就对不起了,加上注解吧,特指一下自己是会算命的超人类,别忘了,文字一出世就要面对在一般情势下阅读的全人类,否则你就锁到抽屉里去吧。中国净出一些不求甚解的所谓名家,还美其名曰“有读诗的中国人的地方就有张枣”。


  这首诗很像是伊沙和陈先发合作写诗,第一句大白话是伊沙写的,第二句深度意象是陈先发接的。



  【海子】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的幸福

  我也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个幼儿园作品我已经批过多次,懒得再说,连第二句都过不去还读个屁,“喂马,劈柴”说明你从明天起要做杨白劳,“周游世界”说明你要做比黄世仁还厉害的比尔盖茨,若前者是主观想做就能做的事,后者则是只有客观条件具备才能做到的事,不是你想不想做就能做到的事,况且如果用喂马劈柴的努力达到周游世界的结果无异于缘木求鱼。这句诗若翻译出来就类似和“从明天起,种瓜点豆辛勤劳动,当一个好总统”差不多,很明显作者写作此诗时已精神分裂,因此不值得推敲,更不应推而广之,免得误导一部分初学者走入“行为艺术”的误区。


  每一首诗都是自带审美标准的,不能自我相克,起笔“喂马,劈柴”与“周游世界”寓意上相克,若前者象征勤俭务实,后者则象征不务正业,而且这个“周游世界”通篇都找不到可存放它的合适地方,实在无厘头。


  至于,“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和“我也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同一语境中的自我解构,反倒不值一论了。



  【余光中】


  《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感性作品,朗诵诗,中国人能写到这个程度,也就算完美了,但最后一段明显累赘,放到题记里面更简练一些,或者直接去掉更合适,因为公知。


  另外,这一段还有瑕疵: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所有的母亲都要离我们而去,难道都是乡愁吗?他真正想表达的是,因为有特殊原因(比如,大陆还有子女),母亲的骨灰盒不能搬到台湾去,那要么加注解,要么暗示出来。试改如下: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

  插不上翅膀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把“矮矮”的废话修辞替换为“插不上翅膀”,便把这个特殊原因暗示出来了。


  【舒婷】


  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绝不象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象泉源

  长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象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

  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象刀、象剑,

  也象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象沉重的叹息,

  又象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驱,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我曾说过,在青春期写作中,舒婷算是杰出的女诗人,为啥非得在青春期才算呢?因为在青春期写作中,她的写作难度系数是最高的,相比照其他人的小情绪、小感想,她在面向全人类发言。我曾鼓励初学者,与其读海子不如读舒婷,最起码学步期第一步走得踏实。


  只不过,一离开青春期作品,跟成熟作品相比,她的漏洞便显露出来了,比如这一句:


  也不止象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一座险峰能陪衬一棵橡树威仪吗?不能!“险峰”的“险”字本就代表“如狼似虎的威仪”,一棵树的“威仪”怎么比?这就好比说,一个巨人的头颅能增加一根头发的威仪一样,也许遮蔽、淹没还差不多。实际用“山峰”或“高峰”一词便可以了,这毕竟和黯淡烛台对明亮蜡烛的托举不是一码事,很明显辞不达意呀。


  【痖弦】


  《红玉米》


  宣统那年的风吹着

  吹着那串红玉米


  它就在屋檐下

  挂着

  好像整个北方

  整个北方的忧郁

  都挂在那儿


  犹似一些逃学的下午

  雪使私塾先生的戒尺冷了

  表姊的驴儿就拴在桑树下面


  犹似唢呐吹起

  道士们喃喃着

  祖父的亡灵到京城去还没有回来


  犹似叫哥哥的葫芦儿藏在棉袍里

  一点点凄凉,一点点温暖

  以及铜环滚过岗子

  遥见外婆家的荞麦田

  便哭了


  就是那种红玉米

  挂着,久久地

  在屋檐底下

  宣统那年的风吹着


  你们永不懂得

  那样的红玉米

  它挂在那儿的姿态

  和它的颜色

  我底南方出生的女儿也不懂得

  凡尔哈仑也不懂得


  犹似现在

  我已老迈

  在记忆的屋檐下

  红玉米挂着

  一九五八年的风吹着

  红玉米挂着



  诸如“整个北方的忧郁都挂在那儿”,“一点点凄凉,一点点温暖”,这是典型的抒情散文写法,既然你已经把“忧郁”说出来了,还要读者读什么呢?诗歌这种文体不就是为省略掉这篇散文中的“忧郁”二字才存在的吗?


  台湾诗实在不愿意多谈,跟大陆相比他们少了一重进化,少了五四运动的推动之后,就仿佛他们是“赛扬”,跟大陆“奔腾”相比,少了二级缓存。


  台湾诗语言上差劲,之乎者也的抽象化严重,思想上差劲,最高阶段还是与意识形态对垒。




  【食指】


  《相信未来》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

  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

  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霜的枯藤

  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


  我要用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

  我要用手掌那托住太阳的大海

  摇曳着曙光那枝温暖漂亮的笔杆

  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

  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

  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

  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


  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这是个狗尾续貂的东西,前面部分是意象诗,后面部分是口号议论,你瞧瞧以下这些口号,你还把它当诗,你这不欺负中国人不识数吗?!


  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昌耀】


  斯人


  静极——谁的叹嘘?


  密西西比河此刻风雨,在那边攀缘而走。

  地球这壁,一人无语独坐。


  昌耀先生尽管技术比较粗糙,但也是个比较有思想的诗人,还是有些不错的诗歌的,最起码把“五百头雄牛”拿来呀,弄这个拗口的两句半来干嘛?你还不如把卡夫卡的日记搬来得了:上午,德国向俄国开战。下午,游泳。面对此诗,我只能把新诗十九首的评委做出两个字评价:脑残。


 【闻一多】


  《死水》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绣出几瓣桃花;

  在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漂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当真是诗格即人格,在怒发冲冠肝胆俱裂之下,难得闻一多先生还能做到如此地克制(诗中有句中无)把一个诗力场布局的密不透风,即便今天这些所谓名家能做到如此客观化冷抒情的也不多,动不动作者就跳进诗力场以现实身份去指挥那些意象去了,在此,我独敬闻先生一杯。


  再把“客观化抒情”中的“客观化”重复强调一遍,这首诗就属于客观化抒情的象征诗,类似郭沫若、北岛、洛夫、欧阳江河那种叫主观化象征,二者有何区别?区别在于,客观化象征以作者营造的客观像(意象或事象)之间的自身逻辑关系为依托,作者不再跳进去二次抒情。比如北岛大喊着我xxx,但闻一多就没有,“我”字被“所有人”取代了。



  【芒克】


  《阳光中的向日葵》


  你看到了吗

  你看到阳光中的那棵向日葵了吗

  你看它,它没有低下头

  而是在把头转向身后

  它把头转了过去

  就好像是为了一口咬断

  那套在它脖子上的

  那牵在太阳手中的绳索


  你看到它了吗

  你看到那棵昂着头

  怒视着太阳的向日葵了吗

  它的头几乎已把太阳遮住

  它的头即使是在没有太阳的时候

  也依然在闪耀着光芒


  你看到那棵向日葵了吗

  你应该走近它去看看

  你走近它你便会发现

  它的生命是和土地连在一起的

  你走近它你顿时就会觉得

  它脚下的那片泥土

  你每抓起一把

  都一定会攥出血来


  老芒克这首诗的立意不错,但主意象选错了,造成“意”与“像”不和,向日葵在未形成葵花盘前阶段是昂着头围着太阳转的,形成之后它就低着头不转了,你不能根据自身抒情需要去改变大自然的存在。


  向日葵形成葵花盘之后的形象是低着头看脚下的,不是“昂着头怒视太阳”的,你见过能把太阳遮住的大葵花盘冲天长的吗?抒情不能违背常识。



  【多多】


  《阿姆斯特丹的河流》


  十一月入夜的城市

  惟有阿姆斯特丹的河流


  突然


  我家树上的桔子

  在秋风中晃动


  我关上窗户,也没有用

  河流倒流,也没有用

  那镶满珍珠的太阳,升起来了


  也没有用

  鸽群像铁屑散落

  没有男孩子的街道突然显得空阔


  秋雨过后

  那爬满蜗牛的屋顶

  --我的祖国


  从阿姆斯特丹的河上,缓缓驶过……




  不知道那些所谓评委是如何把“十一月入夜的城市,惟有阿姆斯特丹的河流”这两句解释明白的?算作一句“城市是河流”?算作两句,这个“惟有阿姆斯特丹的河流”到底要干嘛呢?这令我想起一句话,名人的屁其实也是臭的。多多的诗我其实读的也不多,前期作品格局体量也不大,但当我看到他一首《我梦着》时,我给了他可进入世界二流诗人的评价,尽管那首诗起笔便挪用了人家马雅可夫斯基的一句“我是一片穿裤子的云”,我并不看好,但“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我相信多多是写出好诗的优秀诗人,只不过不是这一首。


  结束语:


  中国所谓名家们的东西为何如此不堪一击?难道是中国人写白话新诗天生榆木脑袋吗?当然不是!真正原因是这些所谓成名作大都不是自然选择的结果,而是出自极少数掌握话语权的半瓶醋主观化的人为安排,若把其当作编年史优秀作品还算有情可原的话,当作“百年经典”明显成色、分量都不足。甚至,其中的一些在被推上神坛的时候,也意味着真正的诗神被遮蔽了。《诗经》都三千年了,现在落伍了吗?唐诗、宋词落伍了吗?但丁、波德莱尔、里尔克、艾略特等等比这些更久远的西方自由体诗落伍了吗?当然没有!若说时代局限性,他们的局限性不更大吗?他们为何还不落伍?因为它们是经过时间认证的真诗,是历史自然选择的结果。那么,还是把诗歌的话语权交给时间和大众吧,造奖贩子们该歇歇了。(2012,3)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