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蠹飞墨

司梦轩:梦的诞生地,梦成长的摇篮。睡在诗歌里,永远不再醒来……

 
 
 

日志

 
 

《口语诗泛滥,给诗坛带来什么?》 (续)  

2016-11-26 07:01:56|  分类: 诗论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种所谓分行文字的爆红让人感到莫名其妙,若这也叫诗那当真全民皆诗人了,其实这就是前不久网络流行的一个小段子改装:“雨天,某人一边追着一辆公交车,一边喊:师傅——师傅——等一等——,这时公交车探出一个人头,对着追赶的的人,喊了一声:悟空——你就别追了”。那也只好用赵本山的一句小品台词做评语,“小样,你穿上个马甲,我就不认得你了”。
  
  如果感觉这个改装版本还没有原版本更“口语”,那就再看看比其更红的“乌式废话体”:《对白云的赞美》“天上的白云真白啊/真的,很白很白/非常白/非常非常十分白/特别白特白/极其白/贼白/简直白死了/啊——。”
  
  《一种梨》:我吃了一种梨/然后在超市看到这种梨/我看见它就想说/这种梨很好吃/过了几天/超市里的这种梨打折了/我又看见它,我想说/这种梨很便宜。
  
  按理,写各种体属于诗人的自由,不应该受到责难,但是当你作为诗人(或诗歌爱好者)中的一员,应该自觉维护诗人群体的尊严,不应因你的一时之快,败坏整个诗人群体在民众中的形象,世人对诗人诸如“说你是诗人,你愿意啊”的调侃,全是因这类诗歌而起。
  
  
  口语诗人当编辑、评委,正加速诗坛“恶之花”的泛滥。
  
  受国情限制,世人对《人民文学》、《诗刊》等老牌刊物早已形成诗坛的“泰山”、“北斗”、“权威”、“专家”等固有印象,但遗憾的是,由于近些年这些刊物要急于提高下滑的发行量,编辑基本都换成了好热闹、爱炒作的口语诗人,因此所谓“国刊”正不知不觉向“口语刊”演变。当然了,口语诗人当编辑也不是不可以,任何一种风格的诗人当编辑都应该得到尊重,但当一个群体集中体现为一种风格时(尤其一本刊物一个口语编辑),由于失去了矛盾对立面的制约,难免都会迅速向一种极端化发展,因为他们骨子里便有着爱出风头爱凑热闹的基因,这显然有悖于主席所倡导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我们从近几年这些刊物的获奖名单中不难发现这个趋势:
  
  《人民文学》诗歌奖:
  
  2012:轩辕轼轲(类口语),羽微微(分行随笔或散文诗)。
  2013,刘年的组诗(类口语)、荣荣的组诗(类口语)。
  2014,吉狄马加(“墙像睡眠”之类语病诗制造者),马新朝(浪漫主义意识流)。
  2015,雷平阳(口语)、江一郎(口语)。
  
  《诗刊》诗人、诗歌奖:
  
  2012,张作梗(有句无篇的感觉体)、汤养宗(类口语)、张曙光(类口语)
  2013,雷平阳、离离、沈浩波(全部口语)
  2014,胡弦(深度意象),王单单(口语)、余秀华(口水加书面)
  
  从这份名单不难看出,除了一两个名家或官刊编辑外基本都是口语诗人,这不免让读者产生疑问,难道口语诗就是当代优秀汉语诗歌的法定代表?为何两大国刊都不约而同齐推口语诗人?为何类似雷平阳、沈浩波、轩辕轼轲等诗人能今年在《人民文学》获奖,明年获《诗刊》奖,隔一两年(为了避嫌?
再回到《人民文学》获奖?难道说这些口语诗人就当真到了技压群雄鳌里夺尊的地步?难道中国诗人不会运用老祖宗千古流传下来的深度意象了?还是说,订阅《人民文学》、《诗刊》的读者群全都是口语诗爱好者?强推口语诗就能增加他们的发行量?还是用他们的获奖文本来回答这些问题吧:
  
  
  《雪夜上梁山》
  
  江一郎
  
  操他娘,老子已经一无所有了
  二十年前,老子丢了工作
  十年前,爱妻做了野鸡
  如今,这肮脏的贼婆娘
  竟跟一个嫖客飞了
  操他娘,飞得还真干净
  鸡毛都没落下
  怯懦的父母,抹着泪搬回乡下
  可乡下哪有什么土地
  偌大一座城镇,空荡荡
  不见一个亲人
  拉板车,我没有力气
  想做鸭,又找不到富婆
  人一样站着
  狗一样活着
  罢罢罢,不如落草为寇吧
  今夜天降大雪
  今夜,这黑暗无边的天空
  落下白花花的银两
  喝酒吧,痛痛快快醉一场
  然后,提一杆纸做的长枪
  骑一匹西风瘦马
  天亮前,我上梁山
  梁山若不收我
  我砍了这伙山贼的鸟头
  挑在枪尖当酒壶
  操他娘
  
  面对这种《人民文学》赏识的获奖诗,读者当真能够喜欢吗?这种把花边新闻改编成的段子外加几句“猴七闹八”的调侃,当真比花边新闻的原文更精彩吗?当然了,这倒并不是说这些粗话、俚语不能入诗,恰恰相反,他前面的几句粗话总体和内容是相得益彰的,但到后面的时候写飞了,如以下这段:
  
  然后,提一杆纸做的长枪
  骑一匹西风瘦马
  天亮前,我上梁山
  梁山若不收我
  我砍了这伙山贼的鸟头
  挑在枪尖当酒壶
  
  作者写作的基本功实在太差了,他尚在浪漫主义的夸张和超现实的荒诞分不清阶段,他无法给一首诗提供一个完整且统一的情绪,这首诗的前半部分属于典型的现实主义语境,但到了“然后,提一杆纸做的长枪,骑一匹西风瘦马”变成了浪漫主义夸张语境,而再往后“梁山若不收我,我砍了这伙山贼的鸟头”又变成了超现实主义的荒诞派,作者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在表达目呲俱裂的愤怒,还是眉飞色舞的调侃了。试问,你既然如此愤怒怎么还有心情讲笑话呢?你既然在演一出悲剧,怎么演着演着又变成了肥皂剧?其实也不止他,诸如江非、轩辕轼轲、沈浩波等类口语获奖诗人也跟他同样不入门,这种写着写着就“飞起来”导致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杂交的错误很常见。
  
  面对这种诗歌,可能有读者会产生疑问,是否笔者特意选取了《人民文学》最差的获奖诗做例子,其实绝非如此,比之更差的比比皆是,诸如中年妇女洗澡不关门,少女洗澡摸到了私处之类的“萌哒哒诗”等等,在此我就不引用了。
  那么,《人民文学》为什么专挑这样的不入门口语诗获大奖呢?除了口语诗编辑就好这一口(他们自己就是写的那种类型)原因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提高发行量,他们所关注的并非这首诗本身有何价值,而是这首诗中提到的那件事、那句话是否有新闻性、娱乐性,他们专挑余秀华《狗日的王法》、《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来炒作就是最好的明证。但因为片面增加一本刊物的发行量,就以牺牲现代汉诗的品相为代价,总体看还是得不偿失之举,甚至说由此带来了现代汉诗的一场劫难。
  
  到了对“转基因”说“不”的时候了!
  
  我曾说过,一个诗人的觉醒,是从意识到文学史开始的,但一个诗人的成熟,是从怀疑文学史开始的,作为一个当代诗人必须清醒地意识到以下两点:
  
  所谓文学史,就是“反时者”写成的。
  
  文学史从来就不是赶时髦的弄潮儿写成的,而是那些反世尚、反潮流的真艺术家写成的,因为每个时代的潮流都是由那些随波逐流者、庸庸碌碌者组成的,比如李白、杜甫因为和那个时代“休闲体”划清了界限,怀着一种“大雅久不作,吾衰竟谁陈”的霸气和一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执着精神,方才有了“李杜诗篇万古传”的辉煌未来。同样,苏东坡正因为和其当代吟风弄月的“娘娘腔”划清了界限,方才有了“大江东去浪淘尽”的“豪放派”,区区一个“苏辛体”埋葬了多少代“英雄豪杰”?作为一个有良知的诗人,应该有勇气、有魄力对当前的媚俗化口语潮说“不”!那就让那些“追腥逐臭者”去争夺点击率吧,让那些急功近利者去经营眼球经济吧,不妨安静下来,沉潜到灵魂深处,去悉心完成自己的“诗歌天命”,毕竟诗歌的历史是后人写成的。
  
  做一个官刊、教材、文学奖的怀疑者。
  
  “世有伯乐,然后才有千里马”,这世上的每一个天才都不是凡人发现的,都是下一个时代的天才感知到的,因此,作为一个清醒的诗人必须明白,当前的《人民文学》、《诗刊》,“鲁奖”、“矛奖”,已经于“国家”、“权威”等概念没什么关系,因为他们的组织者与“天才”没任何关联,只是一个由庸人、俗人所组成的小圈子、小帮派,他们强制安排的“中国诗等于口语诗”的假象是靠不住的。不要让一种“官比民高”的陈旧思想再左右你的意识,试问,类似《人民文学》、《十月》这样的刊物,除了行政级别还有什么?而所谓的“行政级别”不就是朱零和谷禾的级别吗?一个编辑部就那么一个口语诗人坐庄,他们的眼光可能比一个民间优秀诗人群体更高?它们的分量可能比一本诗歌民刊的档次和分量更高吗?试问,一个民间举办的诗歌奖,可能把周啸天那样的打油诗纳入其中吗?多个不同风格的民间诗人群体,可能让这些诗歌土豪一而再再而三重复获奖吗?难道就因为这些刊物有个国家刊号,就能证明获奖者的身份和地位是国家级吗?有这想法的民间诗人不叫盲从,而是典型地自轻自贱!
  
  当前之所以口语诗人还能带着一点遮羞布,就是因为“叙述式”和“口语诗”混在一块统称为口语诗,二者一旦分离开来,那么所谓的“口语诗”就是大老粗模仿思想家说话,虽貌似一本正经煞有介事,实际是抒情、理性、智慧皆不上数的三无产品,全是沐猴而冠的小儿科。毫无疑问,世界上每一个没有矛盾对立物的事物都是可疑的,就像美国后现代以深度意象为主导,以口语化的城市诗为枝丫那样,这段时期的文学史必然由民间来完成,“深度意象”也是中国文学史不可或缺的一个链条,让口语、类口语为主导国刊是一个极不正常的阶段罢了。这是中国诗歌史发展的客观规律所决定的,不是哪个掌握话语权的机构、组织所能左右的,这些把低俗诗、下流诗抬到风口浪尖者,也必将受到历史的审判,因为没有对立面制约的文学史是不存在的,没有苏东坡和没有李清照都不是完整的文学史。
 
(2015,2)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