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蠹飞墨

司梦轩:梦的诞生地,梦成长的摇篮。睡在诗歌里,永远不再醒来……

 
 
 

日志

 
 

【谈诗】庄伟杰:说到底诗是关于人的灵魂的学问  

2016-11-26 07:12:57|  分类: 诗论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诗】庄伟杰:说到底诗是关于人的灵魂的学问
2016-11-20 诗日历1132 诗歌周刊

庄伟杰,闽南人,文学博士后。1989年底赴澳洲留学并定居悉尼。创办并主编《南风》诗刊、《名城诗报》、《满江红》杂志、《唐人商报》等。著有《神圣的悲歌》、《精神放逐》、《庄伟杰短诗选》、《缪斯的别墅》、《智性的舞蹈——华文文学、当代诗歌、文化现象探究》、《海外华文文学知识谱系的诗学考辨》等16部。曾获第13届“冰心奖”、中国诗人25周年优秀诗评家奖、ta="2004-2005" style="border-bottom: 1px dashed rgb(204, 204, 204);" >2004-2005年度全国文艺理论与批评征文一等奖等。现任华侨大学文学教授、研究生导师,国际华文出版社社长、澳洲华文诗人笔会会长。21世纪中国现代诗群流派评选暨作品大展评委。
 
张明:
说到海洋文化,不由我们不想起泉州去年获得首届“东亚文化之都”荣誉,这对泉州的文学创作将会带来怎样的影响?本着对自身文化的认同和文化责任感,泉州作家在东亚文化之都建设中应发挥怎样的作用?
 
庄伟杰:
在中国特定的历史文化背景和特定的生态环境下,很需要一些钟情文化,或者重视文化,知道文化是一个民族(地区)的旗帜,而经济只是载体的政府部门的领导,因为没有得到政府的支持,仅靠作家单方面的努力是比较艰难的,因为文化的涵养、文明的复兴,有时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如果能碰到开明的领导,他们不一定自己搞文学,但他们热爱文学,知道文学的重要性,知道文学的价值意义,知道文学是有生命的,知道文学的生命与人息息相关,知道文学能给人潜移默化的影响,并提升人的文化素质和涵养,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再寻求东亚文化之都的写作契机,可能会带来令人意想不到的收获。
在本人的理解和感觉里,“东亚文化之都”应该体现一种多元文化氛围,主打的应是文化牌。打文化牌是要花钱的,或者说需要经济搭台,让文化唱戏。但我们要唱出好戏来,唱出新戏来,不能老调重弹。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物质满足到一定程度,我们应该重视文学,因为文学是文化中的文化,通过这方面可以提高城市的生活层次,提升城市的人文品质(味),以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精神需求。对此,政府如能加大力度,予以高度重视,完全可以给泉州作家带来很多很好的创作契机。
那么,怎样通过文学的方式来表现文化之都包括海洋文化,来反映泉州人的物质状况、尤其是精神风貌呢?值得我们深思。我敢断言,“东亚文化之都”泉州要真正成为名符其实的文化之都,没有文学或缺少文学,都是不完善的,是乏善可陈的。文化除了一些我们熟悉的普遍(日常)的大众文化,还需要有精英文化,或者叫精致文化。可能一般人看到的都是大众文化的用处,而看不到文学这一精致文化的妙处。总的来说,荣获“东亚文化之都”的称誉,对我们来讲是一种幸运,也是种机遇。我相信它能给泉州的文学创作带来一些新的契机,从而推进泉州文学走进更加理想境界的新天地,这也是我作为一个旅居海外的泉州人所愿意看到的。
 
张明:
在文学创作领域,您一手写诗,一手写诗论,诗歌与诗论犹如您的诗学两翼。这可能跟自己的兴趣、爱好和性情等诸因素有关。您如何看待诗论对诗歌创作的促进作用?
 
庄伟杰:
文学大家王蒙说过一句话:“作家要学者化”,我认为还要加一句“学者也要作家化”。具体地说,“作家要学者化”是指作家需要用知识和学问来武装自己,不断修炼内功,方能延长创作生命力。“学者也要作家化”说的是评论家也要把学术(批评)研究当作一种写作实践,带入诗性体验和主体创造意识,写的东西要让读者喜欢看,而不是照搬照抄,纯粹是生硬的理论拼凑。有人说“理论是灰色的,生命之树长青。”我认为把理论变成“绿色的”显得非常必要。徜徉在二者之间,可以相得益彰。不要因为理论(批评)而限制创作,也不要因为创作而漠视理论(批评),两者其实可以交流对话和相互呼应。有人担心走进去就出不来,我想应该学会“自动式”的能进能出,自由出入。作文写诗论评如此,为人处世生存也是如此。要上下驰骋,左右开弓,而不能眼高手低,或作茧自缚。既要能指点江山,又要能勾画蓝图,反之亦然。诗人期待评论家关注他们,也需要人们能读懂他、理解他、欣赏他。评论家要善于发现,正如罗丹所说,不是没有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因此发现有才华的诗人,发现诗中闪光发亮的东西,甚至发现到诗中某些超前性的因素是现行的理论所难以解释得了的,都是值得庆幸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诗论与诗歌创作是相互依存的,甚至可以产生有效的互动,或在探讨中为创作指明某种方向。
 
张明:
说到发现,《泉州文学》去年曾特别推荐康小英的散文诗,您不惜笔墨为她鸣锣开道,摇旗呐喊。您说,可能是自己素来对那些敬畏文字、热爱母语,并且始终以一种洒脱淡然的精神姿态,去躬耕属于自己的一片桃源的同道者心有灵犀,颇为投缘。对散文诗这种文体的艺术探索至今依然是一个值得深入讨论的话题。目前散文诗界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那么,到底散文诗是什么,它与诗与散文的关联及本质差异在哪里?应如何不断强化其文体意识,让散文诗回到它自身,成为一种别的文体所无法取代的、且与人的心灵和生命契合的独立文体?
 
庄伟杰:
我曾经发表过不成熟的个人看法,认为小说是入世的,诗歌是出世的,散文介于入世和出世之间。至于散文诗,应该在出世与入世的隙缝间自由徜徉。我比较认同著名作家蔡旭的精辟见解,他说,散文诗是“散文为体诗为魂”。从广义上说,其实一切文学都是诗,散文诗当然是诗,但它又穿着散文的外衣。散文诗是一种特殊的文体,有它自身独立自足的表现形态、审美原则和话语系统,当然也需要建构与之相对应的理论批评和话语方式,才能有效地加以阐释和解读。散文诗这些年来颇为热闹,可能跟我们所处的时代境遇有关。在中国,据说现在一年就生产几千部长篇小说,着实令人不可思议。我的主要专业是中国现当代文学,现在从事的也是这方面的研究与教学,但实不相瞒,我一年也没有完整或认真地看过其中一部长篇小说,一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二是多数作品不值一读。好在我不是专门搞小说研究的。诗和散文诗我一年要读很多,可以说,诗说到底是关于人的灵魂的学问,更倾向于表现与心灵与生命有关的东西。如果你有兴趣关注世俗人情,你可能会去读小说;如果你倾心于关注人的精神状态,关注心灵的成长,你可能更喜欢诗和散文诗;如果你想得到一种暂时的悦读满足或休闲,你可能会读散文。总之,萝卜青菜,各有所好。在我看来,散文诗一旦回到它自身,其前景是相当广阔的,而作为一种文体已获得基本的共识,只是它尚未能建立或形成自己的批评理论体系和话语规则,因此,在文学史与诗歌史的叙述文本中一直没有获得应有的一席之地。随着新的散文诗时代的到来,它应有一个巨大的飞翔半径。其实,鲁迅的《野草》早已为散文诗在文学史上树起了一座丰碑。我们有充足的理由肯定,散文诗是值得我们重视、探索和实践的文体。闽南也是散文诗创作活跃的地区,我们热切期待着更多风华正茂如康小英者以其才情和智慧,如许亮丽地登场。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