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蠹飞墨

司梦轩:梦的诞生地,梦成长的摇篮。睡在诗歌里,永远不再醒来……

 
 
 

日志

 
 

我与树  

2016-01-08 16:59:55|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树


当我不断地往自己老瘦的身体加装一件又一件衣服时,树却一片又一片地卸去自己飞翔的羽毛。这个季节,树是潇洒的,它总是独立行事,不管不顾风言风语,光膀子走过冬季。

 不是我不想轻松,往自己身体加装也是一种负担。但我却不得不背着沉重的包袱生活,为了渡过寒冷的海,我躲着迎面撞来的风和避开当头的泼来的寒。

而此刻,树,越来越轻松了。最后只剩下简单的骨头了,不飞不动,站在风中。它随手便可以把路过的风一缕缕撕出声来。

 撕碎的风好疼,疼深深地扎进我心里。

包袱也好,轻松也罢,都沿着攀援的阳光渡过去了,艰难的一刻,被季节吹散。

季节在改变,我和树也在改变。

我开始减负,一件一件删减自身的负累。遇见太阳,一身轻松的我,还是想着减去最后一件衣裳,那层包裹着骨肉的皮囊。

树却开始往自己的身上加装羽毛,不觉沉重。风中,它抖抖身上威风的翅膀,想踏着云朵的芳香起飞。

我与树相向而行,不可思议,最后我在树下找到自己的家,与树结为邻里弟兄。

世界是圆的,谁也走不出自己脚步划出的弧线。

我,也走不出以脚印以圆心,以思想的距离为半径的圆。

树,也在轮回的季节里,不断地转换着自己的角色,与土地商量着自己日益扩大的地盘。

我与树,都走不出季节划好的圆。


2014.12.10中午于司梦轩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