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蠹飞墨

司梦轩:梦的诞生地,梦成长的摇篮。睡在诗歌里,永远不再醒来……

 
 
 

日志

 
 

晨练,在零度线之间  

2015-10-29 10:34:48|  分类: 散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晨练,在零度线之间


每天早晚两次散步,是我必做的功课,身体已经倒逼了,不活动,器官就会时常出来抗议,病痛也不曾放过你。

冬晨,黎明像初恋一样朦胧和暧昧,而寒冷举着明晃晃的刀,刻入你的肌肤,你的面颊。

家门口的那条小河,唤作浦阳江,是浦江人的母亲河。五水共治期间,这条河一天一天从混浊中醒过来。现在,河床不再有纸屑塑袋等垃圾杂物,河水也越来越清澈明净了。

在沿江南岸由城区到翠湖的一段土路,共治期间为其铺上了沥青路面。这是一条约6里长的沿江小道。路面不宽,概4左右,沥青路面高出土路路基即堤坝二十来公分,这条路专为居民锻炼而筑,并在路面划了白线以便分清自行车和行人用道。为附近居民锻炼身体提供了佳绝场所,深得市民喜爱和称赞。

路筑在浦阳江堤上,路南侧是绿化带,和整畈整畈的田野连成一片。另一侧是潺潺的浦阳江水。稍远处就是蜿蜒的山脉,把整个浦阳镇包裹其中,浦江东南部是典型的小盆地地形。

冬晨严霜时,路南侧一派银妆,另一侧江面上蒸腾着的水汽如纱如雾,加上冬日黎明时分,夜色迟迟不肯褪去,那种朦胧的感觉,让人忘记寒冷,忘记尘世,晨起的内心有些恍惚有些幻觉,仿若在银河仙境里徜徉哩。

一路走,天渐渐一路地变白。严霜在路面两侧与土路交界处稍显膨松的沥青路沿上撒下身影。而路面上是见不着霜花的。在霜花和路边沿之间留下一条湿湿的黑影线,不易察觉。因为细小,不注意还真忽略了。这是霜花溶化所留下的细微隐影了。

远远望去,路面灰黑色,而划上去的白线规整划一地沿江而行。紧靠边白线,是两条灰黑色的路边沿,外口不规整地与两条细黑的溶霜线相连,路的最外头是两条银白的霜花线。像是一条长长的起伏的绣花边,与自然相映成趣,煞是玩味。

之所以如此,是由于霜花通常在膨松的草木树杈和土坷垃上,留下身影。而低矮的实土上,因为地热的作用,霜花很难落脚留下印迹。这一段高出土路的沥青路面,因为高出路基的两侧膨松所得到的地热相对较少而留下霜花,而中央一点的路面严实,所接收到的地热就多,霜花就难以安身了。在两侧霜花与沥青路之间是一条温度的过渡线,是一条细黑零度线。因为霜花在这里溶解,所以潮湿,就使沥青面显得黑一点。这是一个简单而有趣的物理现象。

其实,霜天里,零度线无处不在,在膨松的土坷垃与严实的土地之间,在太阳出来,霜刚开始溶化的当口,有数不清的零度线,只是它们或隐或显,细微曲隐,人们很难注意到它们的存在罢了。

在冬晨的严霜里行走,在两条镶着银边的路面上行走,在两条细细的零度线之间行走,确实是很美妙的,水越走越清澈,空气越来越清新。从这里走入健康的明天,从这里走向健康的未来,我的晨练也因此多了一段特别的感受。


2014.12.29晨于司梦轩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