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蠹飞墨

司梦轩:梦的诞生地,梦成长的摇篮。睡在诗歌里,永远不再醒来……

 
 
 

日志

 
 

贼说  

2015-08-27 10:55:45|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贼说


砖砼、钢窗、铁门把司梦轩围得像个堡垒,我以为安宁就会守住我的汗水,守住我的清平岁月。

砖砼、钢窗、铁门完好无损,家像鬼子进了村,狼狈、凌乱躺在每一处可能蔵匿宝贝的房间、柜橱、床头。这帮噬血的蝇营,如何钻营,不得而知,它们几分钟的狂扫,扫净了疏漏,所有体面的爱被一卷而空,只剩下凌乱堆满我的眼。而锋利迅速让我的吃惊转化为刀一样的恨。

这一帮有着特殊技艺的家伙,不用汗水种植,专门盯着他人的汗水出神。把黑手伸进白天,伸进那些只防君子的锁芯。它们习惯在我的哭泣里笑,在嘣嘣的心跳里醉死梦生。

尽管从视频里调出这几个猥琐而清晰的身影,但家中没有血,人没有倒下,卫士无精力来管这摊对他们来说太细小的事,因之这事也构成生活中的常事,构成社会的一个侧影沉入岁月深处。

围墙上那些锋利和尖锐,窗口那些纵横的钢窗,铁门的密码都保不齐安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总有专事这口的人好之。没有文化的纯净,道不拾遗实在是一种奢望,而安全是一把冠以防盗的门锁难以保全的。安全只能来自和谐的充盈,来自社会心底的发自心灵深处的文化。

夜不闭户在猫与鼠的眼里,纯属一千零一夜里的天方夜谭。

只有尊重劳动,崇尚文明,权不滥溢,钱不瞎砸的社会才有常态的安宁。

窃物与窃国,何异之有?但可能造就英雄与狗熊两类完全不同的物种。同一血脉结出截然相反的果实,说不清,道不明,就像同一条树枝头开着完全不同的两色花朵,是一个名实相符的伪命题。


2013.810晨于司梦轩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