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蠹飞墨

司梦轩:梦的诞生地,梦成长的摇篮。睡在诗歌里,永远不再醒来……

 
 
 

日志

 
 

黄昏里一朵沉重得难以陨落的霞彩  

2015-08-10 17:00:58|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昏里一朵沉重得难以陨落的霞彩


兄妹成群的童年,长得粗放,贫穷,随意。而田野上成群结队的庄稼比童年长得有优势,它们受到人民公社集体的关照,是因为没有它们,肠胃叫声无法安息,童年的泪水难以揩尽。

童年的贫穷或许是因为兄妹成群,或许是因为岁月里票据的丰腴。那时成片的庄稼不足以喂养饥渴的锄把,饥饿是丰收也赶不跑的野孩子,几乎常年围坐在农家的灶头,缭绕在炊烟左右讨要喷香的温饱。

忙于农事家事的父辈,疏于打理比庄稼命贱的孩童,总有一些疏漏被时光瞅准时机,而将父母的心头肉收割而去。因为疾病,或因为疏于管理,那些赶早归于泥土的兄弟姐妹,在我的秋天里,与我的乡愁一样发芽,成熟,成为我挥之不去的黄昏里一朵沉重的难以陨落的霞彩。

记得,在刚记事的年月,我的一位同龄邻家兄弟在溺水后,被黄牛驮着在田野上奔跑的场景,尽管有大量的水从那牛背上颠的兄弟嘴里喷出,但终究没能拉回兄弟的一条命。

就在这个秋天的黄昏,我为的兄弟的命画了许多猜想,留下许多假设,无意中放大他的生活空间和我的所能想像的生活片段。

同时我在一条龙的回忆里,把自己装进去,把这位想不起名字和音容的兄弟拉回来。我曾经的那些几可夺去自己生命的惊险,磨难活过来。如果调个个儿,这个世界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改变?

恐怕这个庞大的世界,一切都难以撼动。但对于个别人,个别事,个别家庭又可能是极大的影响,只是这样的偶然,人们并不知道它们的前世今生,只能任由猜测的翅膀任意飞翔罢了。

我想我是一朵浪花,那位兄弟也是一朵浪花,谁能区分一朵浪花的区别呢,谁能察觉一朵浪花对海的改变呢?


 2015.8.3晨于司梦轩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