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蠹飞墨

司梦轩:梦的诞生地,梦成长的摇篮。睡在诗歌里,永远不再醒来……

 
 
 

日志

 
 

  

2015-07-30 09:06:33|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床,习惯白天休息,晚上工作。

它的工作,说起来也很简单,只是把37度的体温摆平,把无限远的视线收拢。然后把忙忙碌碌的野心做成梦的颜色曝晒在夜色深处。

但有时,面对突如其来的闯入,床的工作也变得复杂起来。那时,燥热的温度不听劝慰地高攀,不安的身体在床上辗转。

有时,还喋喋不休叨念着若无其事的数字,打翻夜色的梦田;有时,还把灯光铺在床上,听书本叨念的咒语,抚平文字的忐忑;或者在思想的余辉里涂写秋色黄昏,用不肯低头的倔强箍紧时间的腰身。

说起来,大床有大床的大梦,小床有小床的小梦。大梦栽在一棵槐树下,小梦枕在黄粱的坷垃上。可梦中世界,难以圆满。有时会同床异梦,有时会异床同梦。有时把夜色扯破,有时又拉远方入伙。有时踢翻被子,翻遍床角还找不到梦的方向和身影。有时得让空调配合着体温入梦。有时又让童年的牧歌入梦。

千奇百怪,上天入地,飞翔,潜游。梦的能耐,梦的翅膀,梦的方向,不管这么说,都是床的包容和承载。

梦的每一步茁壮,都是床的施肥和栽培。梦的每一度芳香,都床的撑托和成全。

床是梦生产的温床,梦是床思想的伸展。床有脚,却不走路,梦无翅膀,却尚飞翔。床有喜好,但不会拈轻怕重,梦无来由,却往往喜怒无常。它们共同把喧嚣的脚步搁置一旁,把书肆的疲倦揽在怀里。

床心里永远装着梦的翅膀,飞翔在夜色深处,飞得高远,飞得奇幻。床怀里揣着理想的算盘,算计着时光和生活的头寸,算得精细,算得准点。


2015.7.28晨于司梦轩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