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蠹飞墨

司梦轩:梦的诞生地,梦成长的摇篮。睡在诗歌里,永远不再醒来……

 
 
 

日志

 
 

遗落在田间的那些往事  

2015-07-01 08:23:29|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遗落在田间的那些往事

  

上畈、下畈,郭马坞石八,金竹湾六斗,大西湾九斗,腾进殿三角九斗,长塘六斗,金肖坞三斗,池塘长丘,下塘四斗,野山头石二……每一湾、每一畈都有一个大名,每一丘田、每一块地都有一个小名。一丘田,不论大小,肥瘦,偏远与否,都有自己温暖恰妥的名字。每个名字都像一个家庭成员住在社员(那时农村实行人民公社制,农民还有另一个名字叫社员)心里。它们都是农民自己的孩子,它们管着生活的丰歉,岁月的饱暖,它们的心里装着季节美好的期盼。

照顾好,把它们养大,就是农家的幸福,就是生活的馈赠与快乐。

长不大的金宅村,是山乡里的一处草庐而已。没有金壁光辉煌的宅第,甚至连肠胃的温饱也养不了。草是最普通的居民,即便是草,那个年代也是喂给农家的主劳力——耕牛的。贫瘠的灶君也靠草料充饥,虽然村庄身后的高尖山是远近闻名的高山了,但整个山头的柴还是喂不饱灶尾的炊烟。于是,灶神也不得不靠吃路边脚下的禾草或者秸杆充饥,很多时候追火会成为一家子的难题。那年月炊烟也牵着细细瘦瘦的草味,与主人一道挨着饥荒度日。

 家乡的泥巴,掺和着那些岁月特有的饥饿和寒冷,那些有着驯服的泥土里,能捏出沉甸甸的稻麦,捏出童年的无邪,捏出汗水的希望,捏出农家生活最低的欢乐。

 

深耕,浅种,投药,除虫……庄稼是从一道道工序走出来的;起早,摸黑,除草,施肥……庄稼是一条流水线生产出来的;放水,耘田,搁田,捞田,用汗水和时间看好土地每一天的欢乐。在与庄稼的亲切交谈中,见证金黄浪涛的起伏,见证喜悦秋色浇灌的饭香。

机耕路,灌溉渠亲切地叙说着农田的高兴事。水库一座又一座用战天斗地的扁担和双肩挑出来。农田基本建设硬是从一穷二白的锄头中刨出来。战胜自然,防涝抗旱,农田和庄稼汉又多了一道屏障。改地造田,修渠养畈,靠天吃饭的社员,又有了新的期盼。

每一块田,都有它小小的对应的灌溉水系,每一个池塘都有它负责浇灌的田亩区域。而当某区域发生旱情时,就需要机渠出来协调,进行区域间调水,就像邻里间调剂缺憾的日子。高高低低的农田,细细微微的农事都有自己的血脉、灵性、科学和情感。

统一调配劳力,集体出工,集体出力,分工协作,是温暖的。那时尽管贫穷,山乡人依旧纯朴,真实。集体劳动的欢笑总能从贫瘠的生活中溢出,笑声在田园流淌,拂过每棵庄稼的心坎,荡漾在每个农民的心底。

那些看着就能饱起来的葱郁、茂盛是治疗三耗春头(指春初,去年的储备粮基本吃完,而新粮尚未成熟的那段青黄不接的日子)饥荒的最佳视觉盛宴。熬过了三耗春头,农家又有了新粮、新味、新的欢笑,新的生活。

阳光在晒谷场上扬起金黄的喜悦,激浊扬清,社员们把最饱满的颗粒踊跃排队交了公粮之后,就可以安享汗水的馈赠和田园丰收的快乐了。灶头的笑声随着炊烟飘散空中,传递着生活少有的芳香。

只有在土地里深刨过,与土地交心过,深爱过的人,才懂得土地的心思,才会无怨无悔地爱着这一片土地。 土地才是农村的脸,土地才是农民的娘啊!

 

那一段既艰涩又甜蜜,既空虚又踏实,既贫乏又慷慨的岁月,已被淹没在历史深处,成为一段时光记忆,随生活的淡淡流去。

现在,农村大多数老房子已交出它们的坚守,那些黄土脸上的目光,已经盯上城里的空档和缝隙。而土的掉渣的蛛网、尘埃,依然在空荡荡的房屋宅地间孤寂地沉淀着沧桑的岁月,泡在瘦弱的时光深处。

 

现在,田块交出了温暖的名字,庄稼交出了芳香和金黄的笑。交出的还有农田坍塌的基础,还有水渠捏着的灌溉心图。

土地依然养育着绿色和这个世界,不过行走在其上的是自然的主人——野草。它们养肥了农村的荒芜,也重新种植了城市横射过来的贪婪目光。

走在农村的田埂上,我被野草围观,被一条撂荒多年的石坎撞见。那块分明平坦一些的石板上可还有我青春的体温,石板的内心可还记得当初少年浸润的汗水,可还能分辨出眼前这位风烛中站立的曾经的体香。

一阵酸楚从遥远的心底泛起,支起的回忆,闪了一下,历史的腰一时直不起来,时光的眼眶里,湿漉漉的晶莹溢出,模糊了天地。

 我仿佛看见一棵遗落在旧时光里的庄稼,在几经几代人的挣扎后,被野草围歼。

 

那些给人温暖联想的庄稼,是多么教人爱怜,难忘和向往。

稻鸡、青蛙的叫声让人向往,夏夜的萤火,田野上撒落捉黄鳝的点点灯光让人向往,晒谷场边乘晾的故事让人向往,那此扎堆的热闹,七嘴八舌的议论同样让人向往。而所有的向往如今都被时光藏匿,在回忆的脚步声里,找不到完美的容颜。

 

现在,生活富足了,但总有一把锋利的目光在富足头上盯着,似乎要看穿暗藏的虚幻。赶跑了贫穷,难道我们真得就富了吗?

 

2013.8.21改于司梦轩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